“你知道我?”杜法伊挑了挑眉。

    他一边说,一边不着痕迹的对比着对面魔物的长相,他觉得自己没有见过那头魔物。可是他的记性并没有那么好,如果鹿林在就好了,他们基本上一直在一起,他忘掉的魔物,鹿林会提醒他,对方的名字,各项情报,以及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鹿林总会记得一清二楚。

    可惜鹿林被他关起来了。

    啊~据说这叫“高阶魔物的傲慢”?不对……

    “大魔物主义?”

    想着鹿林,杜法伊的情绪发散了一下。

    啊~啊~总归是想不起来了。

    “嗯,刚才您出现在电视上过。当时屏幕上还打出了您的名字哩!”自称卡拉西的魔物笑了笑,戴着手套的手指指了指前方花白一片的电视屏幕。

    “哦……”杜法伊就点了点头。

    真的只是这个缘故吗?

    可是……他总觉得自己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头魔物。

    他虽然不相信自己的记忆,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的全名叫做卡拉西·罗林。”就在这个时候,后方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卡拉西猛的抬起头来!

    显然这个声音说的话是正确的!

    那声音很熟悉,熟悉到杜法伊立刻回过头去。

    “鹿林?!你不是——”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身后的银发男子。

    鹿林并不是空手来的,他的手里还牵着他们家的小红……不!是布尔法雷特!

    菲尔扎哈家的小魔物老是叫他小红小红的,弄得小魔物自己也整天这么叫自己,搞到现在,他都很少喊他原本的名字了,不好!这样不好!这么帅气的名字明明是他想了一年才想出来的!

    “我不是被你关起来了吗?”鹿林面无表情的说着,又向他走近了几步。

    “很遗憾,你所有房间的钥匙我都有,包括那个密室。”

    “啊?!那是我刚刚建好的密室啊!特意记得不给你钥匙的!”杜法伊脸色都变了!

    “呵呵,原来那个时候就计划着把我和布尔法雷特关起来了吗?可惜,前天你喝醉了之后就把钥匙给我了,还小心翼翼的对我说这个密室很重要,千万不能让任何魔物知道。”鹿林严肃的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看着一脸好奇看着两人对话的布尔法雷特,杜法伊愣了好半晌,最后只能咳了咳掩饰慌张。

    好吧,看来什么事情都对鹿林说、重要的物品都交给鹿林保管已经是上千年养成的习惯,改也改不了啦~

    “啊……你呀,还有布尔法雷特呢,你……”杜法伊找了自家的小魔物做理由。

    鹿林就低头看了一眼一脸蒙圈状的自家小魔物,面上的表情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

    “和继欢先生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上一次我们交换了对待保护小魔物的方法,听完之后我觉得受益匪浅。”

    “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让小魔物离开自己的,哪怕是危险的时候。”

    “越是危险,越应该一家人在一起,对于小魔物来说,家人的保护才是最可靠的,我们都不在了,留下他一头小魔物的话,又能如何呢?”

    “何况——”

    “在我们为了保护他而战斗的时候,他应该在旁边观摩学习了。”

    “要让他知道大人的辛苦。”

    好吧,继欢的原话并不是这么说的,被鹿林先生整理总结完毕之后,就变成了很符合魔物观念的一套理论。

    鹿林说完,蹲下身对自家小魔物说了什么悄悄话,小魔物点点头,然后就吧嗒吧嗒跑到后面不远处的什么地方去了。

    爸爸让他做的事情,他有点害怕,可是听到是蛋蛋的啾啾这么说的,想到蛋蛋也是一样,他就决定要自己蛋定点。

    目送小魔物藏到了自己指定的地方,鹿林转过头来,又是一脸严肃。

    “我说的没错吧?罗伊姆先生?”鹿林道。“罗林家族是罗伊姆族的旁支,由于混入了太多外族血统,那时候已经不被罗伊姆家族承认了,亦不被允许使用罗伊姆这个高贵的姓氏,我曾经和杜法伊一起拜访过罗伊姆家族,我们去的那一天,刚好是贵族族长带着一头小魔物过去,虽然身形有了很大变化,可是,应该是您,没错吧?”

    鹿林慢慢的将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片段说了出来,在他的叙述下,杜法伊尘封的记忆亦被激醒了。

    那是一个夜晚。

    作为当时大有前途的“青年魔物”,杜法伊收到了罗伊姆族的邀请函,他理所当然的带着鹿林去了。

    对了,就是那一次,他被叫过去,经过一番谈话之后,对方提到了一同伏击新晋魔王级魔物·萨罗耶的事情。

    和所有访客一样,即使拿到了邀请函,他们仍然要坐在等候大厅等待“罗伊姆”的接见。

    那个大厅非常豪华,当天送过来的饮料也非常好喝。

    现在想来,那是他对“强大之后的好处”第一次有了形象想象的一天。

    那天等候的魔物非常多,在最角落的地方等候着的,是一头年纪非常大的老魔物,他手里还牵着一头小魔物。

    那头小魔物有点可爱,鹿林一直看他,所以杜法伊才对他有了点印象。

    他不喜欢鹿林去看他以外的人,从那时候就开始了。

    后来……似乎是起了什么争执吧?那头老魔物似乎是没有带邀请函就进来的,罗伊姆的管家要他离开,然后他自称是罗伊姆族的旁支,家中出现了一头罗伊姆族特征俱全的子孙,所以特意带着他过来拜见族长的。

    以上这些都是鹿林和他说的,像往常一样,鹿林会不着痕迹的把一切都打听打点好,然后告诉他,不管有用还是没用。

    现在想来,那头罗伊姆族特征俱全的子孙……应该指的就是那头小魔物,也就是前方的魔物喽?

    杜法伊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你也是一头罗伊姆吗?太好了……你们族里的罗伊姆都在这里了吗?在那之后你知道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就是杀掉所有的罗伊姆,就是因为你们这个种族的存在,害的老子一直不能结婚啊!”

    “我说你们族的魔物也太霸道了吧?只是看上而已,还什么也没做啊,就在我身上烙了一个戳儿,害得我很多想说的话没法说,老子的儿子都这么大了,还是非婚生子啊!”在苦苦追寻的罪魁祸首面前,杜法伊终于再也无法保持风度,他破口大骂了。

    鹿林摸了摸鼻子。

    好吧,杜法伊想骂人想很久了,刚才那些罗伊姆也是罪魁祸首,可是他们现在已经是它们了呀!再怎么骂也听不懂,他只好出手将它们全部都干掉,卡拉西还是他碰到的第一头可以“与之交谈”的罗伊姆。

    如果他真的是罗伊姆的话。

    将杜法伊的骂声全部听在耳中,卡拉西嘴角裂出了一丝讽刺的笑。

    “你们刚才杀掉的那些,是现在所剩的全部罗伊姆哦,加上我,就是现在这个界现存的全部罗伊姆了。”

    伸出拇指向内指了指自己,卡拉西笑着道:“没错,我就是这个世上最后一头罗伊姆了。”

    他说完,完全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原地那位文质彬彬的魔物商人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撑破了他身上原本的衣裳,体型不断暴涨的狰狞兽型魔物!

    一颗头……两颗头……三颗头……

    四颗?!

    等等——他怎么有四颗头?

    深渊一般的魔物高高在上,他的四颗头神情各异着四下巡视,最终齐齐垂下头,向地面的杜法伊和鹿林望去。

    他身上的威压仿佛无边无际,他甚至都不用动,这个城市最后的残垣断壁尽数倒塌。

    一声亘古深远的声音自其中一颗头颅的巨口中发出,那声音——

    “好家伙!这是传说中的王级罗伊姆吧?”脸色有点发白,杜法伊对旁边的鹿林道。

    鹿林点了点头。

    心里和罗伊姆族对上,杜法伊找了很多罗伊姆族的信息,其中只有一本书上提到过:罗伊姆族这个种族生而强大,他们的族人的标志就是三颗头颅,以及巨大的体型和力量。

    少于三颗头的罗伊姆都是混入了其他种族血统的罗伊姆,那些不能被称为罗伊姆。

    但是多于三颗头颅的罗伊姆则不同。

    书上特别提到:当一头罗伊姆的力量达到超出常规的强大的时候,他有小几率可以长出第四颗头颅。

    第四颗头颅代表的是……

    “王”。

    拥有最强大的力量,他会成为整个罗伊姆族的王。

    杜法伊吹了一声口哨。

    “你居然是王级罗伊姆?!啧啧!当时你们罗林家族的那位老族长的愿望实现了吧?居然能培养出王级罗伊姆的孙子,他应该很高兴……”

    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头顶炸开一声闷雷,头顶那头四头罗伊姆其中一颗头颅张开巨口向他咬来——

    将鹿林挡在身后,杜法伊同时扔开了自己身上的斗篷,当他除下身上斗篷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刚才的杜法伊了,而是变成了一头若隐若现、拥有三颗眼睛的奇异魔物!

    而在他身后,鹿林显然也不甘于完全接受保护,他亦扔掉了斗篷,转眼变成了一头同样拥有三颗眼睛,身形却是实体的魔物!

    在千年之间,他们一直在一起,从还是幼崽的时候开始,他们一同经历了无数次战斗,胜利在一起,失败仍然在一起,鹿林可能不是最强的搭档,但是绝对是最清楚如何配合杜法伊、让杜法伊将实力发挥到最大的搭档。

    此时此刻,经历了数百年的平静,这对好搭档再次并肩战斗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