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头小魔物很快就跑到嘘嘘的地点了。

    门口有侍者,看到他们两个就笑嘻嘻的弯下身子问他们是不是过来嘘嘘的,然后还要解他们的裤裤。

    红发小魔物对此接受正常,他和大人来这种地方来习惯了,大人们应酬的时候,他在外面向来是由侍者帮忙脱裤子的。

    可是黑蛋不习惯。

    从小到大,只有啾啾和阿爷会帮他脱裤裤,偶尔小灰那吉阿布他们也会帮忙。

    阿布不愧是个仔细魔,发现黑蛋很乖很乖的任由自己脱裤子的时候非但不高兴,反而皱起了眉头。后来他就提醒继欢了:“以后你们得注意黑蛋的教育问题啊!别让他是个人就给脱裤子,外面很乱的。”

    继欢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阿布凑到他耳边“这样”“那样”讲了一通,继欢的表情也越来越沉重,再后来,他就狠抓黑蛋的安全意识教育问题了。

    啾啾和阿爷给穿脱裤裤是可以的,偶尔让那吉、小灰、阿布帮忙穿脱裤裤也可以。黑发大魔物……

    如果他愿意给你穿脱也可以。

    至于其他人——

    一概免谈!

    “小jj是不可以随便给人看的!”——啾啾的话重复了三遍,因为啾啾的表情很严肃(←好吧,啾啾的表情一直很严肃),所以黑蛋记住了。

    于是,到厕所边上,有侍者笑眯眯的弯下身,表示想要帮他脱裤裤的时候,黑蛋坚定的拒绝了。

    抓着自己的蕾丝小裤裤,黑蛋一脸惊恐的躲到了角落里。

    这里是小魔物的厕所,周围一直密切注意这边的家长可不少,眼瞅着越来越多奇怪的视线飘过来,侍者尴尬的笑笑,摆摆手,他不敢再去碰那头小魔物的裤子了。

    “我先去嘘嘘啦!”任由侍者帮自己脱掉短裤,提着裤头,红发小魔物急吼吼冲进了厕所。

    而黑蛋也在侍者的带领下,去了另一个小房间。

    他还知道锁上门。

    这里的门锁设计的很低,小孩子也能锁上。

    锁好门之后,黑蛋就开始用心对付自己的裤子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终于把自己的裤子脱掉了。坐在马桶上,他蹲了好半天才嘘嘘了一点出来。不过马桶有点高,他上来的容易,跳下去却要费点劲。

    下去的时候他的小爪子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马桶里忽然喷出水来!

    屁屁一凉,黑蛋吓了一跳,然后他又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水停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暖风。

    原本湿漉漉的屁股瞬间变得干爽了。

    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黑·土包·蛋一脸懵逼坐在马桶上,许久之后他才跳了下来,从自己的包包里拿了一点卫生纸出来,他自己擦了擦屁屁:嗯,很干净了。

    检查完毕自己的屁屁,他接下来又检查了马桶边缘没有漏掉的水滴,就在他检查马桶的时候,马桶内忽然自动冲水了!

    不但马桶被自动冲洗干净,就连马桶上他原本坐着的坐垫也自动换了一张!

    小魔物惊呆了!

    提着裤子发了好一阵呆,等到卫生间里再度恢复安静,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只手机,“咔嚓”一声,小魔物给身后的马桶拍了一张照片。

    这是啾啾退下来的手机,被人踩坏了,接不了电话也拨不出去,只有拍照功能剩了下来,然后这只手机就成黑蛋的了。

    拍好照片,将手机放回原处,黑蛋这才想起自己还没穿裤子,然后他就提起裤子想把脱下来的裤裤重新穿上。

    可惜,衣服脱得就不算容易,穿起来更难!

    为了达到笔挺的效果,礼服使用了很硬的布料,何况为了设计感,整条裤子还没有拉链,而是用了相当多的小扣子,黑蛋脱裤子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等到穿裤子的时候,他先是对错了好几粒小扣子,到后来越着急越是穿不上,小魔物想了想,索性不穿了,提着自己的裤子,他吧嗒吧嗒的往外跑去。

    他想找黑发大魔物帮自己了。

    “我先出去啦!”出去前,他还在厕所里喊了一声,告诉那头红发小魔物自己先离开了。

    他还记得洗了洗手再带上手套。

    然后,黑色的小魔物再次坚定拒绝了侍者帮他提裤子的建议,仅着一条小内裤(←上面有个小破洞),他急吼吼的提着裤子出门找家长了。

    隐藏在花丛之后的卫生间外,场内的布置已经换过一轮,音乐也顺势换成了一首舞曲,客人们纷纷找到了合适的舞伴,他们换了一种方式交际了。

    提着小裤裤,黑蛋有点傻眼。

    他这才发现自己没记住自己来时的路。

    黑色的大魔物在哪里?小魔物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吧嗒吧嗒的跑了起来。

    在无数的黑色正装和华丽的裙摆中穿梭着,往常的话,黑蛋一定会很认真的看那些精致的裙摆,可是他现在什么观察的心思也没有了,焦急的、他在寻找着黑发的大魔物。

    不过黑发的大魔物没有找到,人群一闪,他忽然看到了另一个黑发的身影。

    呀!是啾啾吗?啾啾来接自己啦?!

    眼前一亮,小魔物随即朝那个身影跑去。

    “啾啾~~~”甜蜜蜜的喊着,他向前一扑,熟练的抱住了前方人的小腿。

    紧接着,小魔物熟练的抬起头来向上看去,然后——

    他傻眼了:

    对方也是黑色头发黑色眼睛,皮肤也很白,甚至个子也和啾啾差不多,可是……明显对方不是啾啾呀!

    两根小细胳膊一松,黑蛋顿时有点怂了。

    “对、对不起……”他嘴里道着歉,想要往后走了。

    可是对方的眉毛一挑,下一秒竟是单手把他拎起来了。

    “你就是和津先生一起过来的那头小魔物?”对方的声音高而尖锐,和啾啾的声音差异更大了。

    而且——

    对方看着自己的目光非常奇怪。

    那是一种“厌弃”的目光,短短的魔生里很少被这样看过,黑蛋分辨不出来这是什么情绪,可是,他有点害怕。

    他在对方手中小小的挣扎着,表示他被抓的不太舒服了,可是他越是挣扎,对方禁锢他的就越用力,小魔物感到自己透不过气来,挣扎的力度随即加大,没多久,小爪子里一直提溜着的小裤裤也掉下去了。

    于是只剩两条小细腿在空中乱踢了。

    “啾啾!”“啾啾!”小魔物越来越怕了,开始大声呼唤啾啾,可是他自以为大的声音在经过一道透明的屏幕时瞬间消音。

    抓其他的同时,那头黑发魔物在身边制造了一道圆形的真空壁垒,里面的一切声音都被那道壁垒挡住了。

    同时,外面的声音也传不进来。

    四下里,安安静静。

    “啾啾是谁?是津先生的情人吗?和我长得很像吗?”那头魔物面无表情的看着在自己手里挣扎的小魔物,半晌,伸出另一只手向小魔物的头抓去。

    像是感到了某种危险即将发生,小魔物带着手镯的小爪子如电一般,迅速覆盖上了对方抓过来的手。

    一道黑雾瞬间从他的小爪子移向对方的手,空气中传来了一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然后,原本消失的舞曲声瞬间铺天盖地重新涌入了这偏僻的一角。

    伴随着黑发魔物无声的脚步声。

    “黑蛋,你跑错方向了。”黑发大魔物的声音是和往常一样的……冷冰冰的,可是在此时此刻,小魔物却像听到了最好听的声音。他想站起来,可是站了半天也站不起来,更讨厌的……他发现自己的小裤头里有点凉,因为害怕,他又尿了一点点。

    “和陌生人在这里做什么,过来。”大魔物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黑色的小魔物扁扁嘴巴,朝大魔物的方向张开了小胳膊。

    可是对方却没有任何接近的意思,只是说:“自己站起来,然后走过来。”

    小魔物就擦了擦眼泪,半晌自己站起来了,站起来还不忘记捡起自己的小裤裤,他朝黑发大魔物的方向走去,一开始只是小步走,不过越走越快,最后变成了小跑。

    小家伙像一颗子弹一样,一头撞进了黑发大魔物的怀里。

    他没发现,从来都只是高高在上的大魔物不知何时蹲下身了,蹲在前方,等着他扑过来。

    他更没发现,身后原本禁锢他的黑发魔物一脸铁青,动也动不了的僵硬。

    刚才小魔物感受到了什么样的压力,他现在感受到的压力就是小魔物的十倍、百倍。

    在他眼里一向温和的津先生,怎么会是这样的?

    他不信!

    挣扎着,黑发的年轻魔物终于挣脱禁锢,大声吼了出来:“津先生,您不是救了我吗?为了救我,还特意买下了一个格斗场,救了里面好多魔物,您不是……”

    可怜的年轻魔物,至今还没有搞清这其中的因果关系,老板是为了救另一个人才救得你,而不是为了救你顺手救得别人,啧啧……真是可悲。

    一直跟在自己上司身后的红发女魔物微笑着,眼中有一丝嘲讽闪过,很快消失不露痕迹。

    “你会后悔的!我是爸爸最疼爱的孩子,放弃我,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注意到身后一直负责保护自己的魔物靠过来了,黑发的年轻魔物最终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

    他们的角落很偏僻,这一幕几乎没有人看到,名叫狸狸的年轻魔物很快被他的保镖控制住,而黑发魔物则抱着自家的小魔物慢慢走出去了。

    这一次,他带着小家伙直接走到了准备室,继欢准备的东西相当全面,小裤头是必不可少的。

    擦擦小条,换上干净的小裤裤,黑蛋就又是一头干干净净的小魔物了。

    将干净的小魔物抱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黑发魔物细心的将礼服下半身的蕾丝短裤给他重新穿上。

    如此心细认真的样子,一看就是平时做惯了的。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被重新打理干净的黑蛋却记住了刚刚发生的可怕事情,接下来无论黑发大魔物怎么赶他,他硬是赖在大人身边不走了。

    最后还是阿瑾再三保证自己就在一边看着,他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去和其他小魔物玩了。

    不过孩子就是孩子,会场专门为贵客们的小魔物准备了各种各样好玩的游戏,从来没有见过这阵势的小黑蛋到底被迷晕了眼,和红发小魔物手拉着手,他们很快又高高兴兴玩起来了。

    而经过刚刚的一系列事情,如此擅长照顾小魔物的菲尔扎哈先生则在“宝妈圈”里更加如鱼得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