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也没走几步,他们很快到了一个空旷的院子里,脚下是沙土,不远的地方放了好几块大石头,特别大,就像一座小小的假山,不过此时那几块石头都裂了。

    沙土里钻出来一只魔蝎,眼瞅着就要咬上昏迷中的高大魔物的脖子了,那头魔物忽然睁开了眼睛。

    将蝎子抓起来放紧嘴巴里吃掉,他坐起来了。

    揉了揉头上的大包,高大魔物站起来了,对于之前被敲晕和被乱收费的事情提也不提,就像那些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这里就是测试地点?”他率先开口询问老魔物。

    “嗯,原本的测试工具是那些石头,不过,前面的小家伙把它们都弄碎了……”老魔物点了点头。

    和旁边两头魔物感觉理所应当完全不同,继欢细长的眸子微微睁大了:

    院子里那小山一样的石头居然是测试工具?等等——他觉得他似乎明白什么叫一石、二石了,该不会指的是能够举起两块这样的石头吧?

    继欢的视线向院子里裂掉的石头上望去,数了数,如果没有裂开的话,院子里原本应该是有16块石头的,该不会……有人能举起16块这样的石头吧?

    继欢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看了看小灰魔的胳膊,最后吞了口口水。

    “这地方石头少,这么大的石头就更少了,那个人将新的石头赔给我之前,只好换一种测试方式了。”抓了抓斗篷下的脑袋,老魔物道,听到他这么说,继欢精神一振。

    幸好这些石头坏掉了呀——他庆幸的想着。

    老魔物似乎是想了想,不过这个思考时间并不算很长,很快他就指了指自己的胸前:“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知道轻重的,什么在你们手里都搞不好坏掉,节约起见,还是由我自己来充当测试工具吧。”

    老魔物说着,一把揭开了身上的斗篷,脱掉里面的上衣,露出干瘪瘦小的胸膛,他招了招手:“来,照胸口打,用你们最大的力气,不许碰其他的地方,弄坏了我的衣服,我要你们用命来赔。”

    “哈哈!”听完这句话,高大的魔物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露出两柄大拳头,他一边轻轻两拳轻叩,一边慢慢的接近了老魔物:“我的力气可是很大的,我不会弄坏你的衣服,不过……弄不弄的坏你就不敢保证了……”

    眼瞅着两人越来越近,继欢情不自禁为老魔物捏了一把冷汗。

    “记得你说的话,一定不要弄坏我的衣服。”眼皮耷拉着,几乎看不到他的双眼,老魔物朝高大魔物招了招手。

    高大魔物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他轻轻弓下身子,就在这一刻,他的身子忽然消失在所有人面前了,空中瞬间起了一阵狂风,继欢勉强可以看到一抹虚影,那么虚影迅速的裹在风中朝老魔物逼近,然后猛地——

    高大魔物出现在老魔物面前的瞬间,却是老魔物消失了!

    继欢和小灰魔的视线齐齐向空中望去,两个人先是齐齐仰头,然后齐齐向下。

    看到老魔物现在的样子时,两个人又齐齐向一旁的高大魔物望去。

    “等一下!你的裤子怎么这么不结实啊!凭什么你这个老家伙一点没坏裤子却破了个大洞啊!你的裤子是哪里买的!我要去投诉!”

    被自己一拳抡出去的老魔物身上丝毫未伤也就罢了,裤子却被刮了一个大洞,想到之前老魔物说的话,高大魔物整个魔都不好了。

    “我、老、婆、给、我、做、的。”老魔物愤怒了,他愤怒的样子无比可怕,不只那头高大的魔物当即开始解释了,继欢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扯了一下,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竟是忽然瞬移到了两头魔物二十米开外!

    “是你带我过来的?”继欢低头看了看小灰魔。

    小灰魔点点头,看向院子里的两头魔物,大眼睛里有着一丝惊恐。

    继欢摸了摸他的头,仔细看了看老魔物裤子上的洞,又看看越来越后退的高大魔物,想了想,他走了过去。

    “我给你缝上吧。”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套针线,他这样对老魔物商量道。

    三头魔物的注视之下,继欢镇定的穿针引线,然后就着老魔物瘦巴巴的腿,熟练的将他裤子上的破洞缝上了,大概是给黑蛋的内裤上绣青蛙绣习惯了,末了,继欢还在破洞上用绿色的线绣了只青蛙。

    绣完,看着那头一点也不像青蛙的青蛙,继欢拿着针的手瞬间僵住了,不过这个时候做什么也晚了,于是他淡定的将线扯断,然后把针线重新收回包里去了。

    一大滴眼泪吧嗒落在他脚边的沙土上了,继欢抬起头看向老魔物的时候,却看到了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此刻正有两道眼泪滑过。

    “我从年轻的时候……就经常打架弄破衣服,那时候……家里穷,我老婆就每次在补完裤子后……在洞上给我绣一朵花。”

    “那个时候,我可从来都是叶法尔最花哨的魔物呢!”

    老魔物抹了一把眼泪,半晌对脚边的继欢道:“谢谢,你绣的花儿真好看。”

    继欢:那是青蛙啊!

    小灰魔:是青蛙啊!

    好吧,虽然不知道青蛙是什么,可是黑蛋身上各种各样的青蛙看多了,小灰魔就把继欢弄出来的那个青蛙叫青蛙了。

    青蛙真是可怕的魔兽,长得真吓人啊←小灰魔内心这样想。

    不过继欢这么一打岔,之前注定中断的测试得以继续进行,之前差点消亡的一头魔物,咳咳,也活下来了。

    “十七石。”老魔物给出了测试结果。

    看看地上那些巨大的石头,又看看一旁松了一口气的高大魔物,继欢有点惊讶。

    对方的力气……真的这么大吗?

    “谢谢你。”接下来去测试的是小灰魔,继欢等在一旁观看的时候,却是那头高大魔物走过来,头压的低低的,很吃力的目视他和他道了一声谢。

    “不用谢,我们能到这里,还多亏你问路。”继欢坦率道,在测试区门口对方打量过自己一眼,想必已经认出了自己和小灰魔,与其以后被对方多想,索性现在自己承认。

    “嘿嘿,我看到你们了。”高大的魔物爽朗的笑了。

    看了看高大魔物和自己说话的吃力样子,继欢脑中的灯泡忽然亮了。

    “那个……我看你一直找和你身高差不多的魔物问路,该不会……”

    “你只是不喜欢低头吧?”

    之前继欢还脑补过对方这样做是为了让那些魔物不胡乱插队、没事找茬……种种理由,不过现在想想,搞不好高大魔物根本没有想太多。

    “没错,你们都长得太矮了,低头说话脖子疼啊!”高大魔物又笑了,伸出一只手来,他自我介绍道:“我叫阿布。”

    只是个读音而已,继欢本来还想问他是哪几个字来着,不过想到对方之前因为不识字付了十枚骨币差点想要揍老魔物的表现,他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叫继欢。”继欢也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继花?”阿布重复了一遍。

    “不是花,是欢。”继欢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跟着继欢说了几遍,仍然无法发好这个音,高大的魔物索性一挥手:“决定了,就叫你阿花了!”

    继欢:……

    他总觉得,似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小名叫小花了。

    该不会……是自己名字里的欢字对魔物来说其实很难发音吧?

    =-=

    就在继欢和阿布互相介绍的时候,小灰魔的测试开始了。

    “加油!”停下和阿布的聊天,继欢为小灰魔鼓起劲来。

    很小心的避开了老魔物的裤子,向老魔物学习,小灰魔将自己身上的斗篷也脱了下来,粉红色围脖摘掉,叠的整整齐齐的,仅着一条小短裤的小灰魔朝老魔物挥出了小拳头。

    打完,小灰魔先是仔细看了看老魔物的裤头,随即又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裤头,发现两个裤头都没有破损,他似乎松了口气。

    “1.8石。”老魔物面无表情的报出了小灰魔的测试结果:“这个力气,大概可以找个抗麻袋的工作了。”

    他还给出了职业建议,虽然这个建议……

    咳咳。

    看不出满意还是不满意的样子,小灰魔去一旁穿斗篷了。

    紧接着,就轮到继欢了。

    “加油。”却是一旁的小灰魔礼尚往来给他加油了。

    连小灰魔都能打出1.8石的结果的话,可能那些石头只是大,并不算重,自己的测试结果应该也不至于太差。

    继欢朝老魔物鞠了个躬,随即朝对方挥出了一拳。

    像接完小灰魔的拳头之后一样,老魔物岿然不动。

    不过他也没有报测试结果。

    就在继欢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老魔物忽然又开口了:

    “你,再给我一拳。”

    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着,继欢又出了一拳。

    老魔物仍然闭着眼睛。

    “……多锤几下。”

    是难以测定吗?吞了一口口水,继欢没留意把自己正在想的问题问出来了。

    “不,你捶地挺舒服的,多来几下。”老魔物的眼皮抬也不抬。

    继欢:……

    不过老魔物最终还是给了他测试结果。

    “难以测量。”

    “这里最小的单位是一石,那个,你的力量,用我们这里的单位没办法评算啊!”

    继欢:……

    接下来是速度测试,同样还是在这个院子里,测试在一分钟内可以在院子跑多少圈。

    =-=

    不是人类社会里的跑一圈要多少分钟,而是一分钟……多少圈吗?

    继欢心里忽然感到了魔物社会对人类的恶意。

    由于测试时间每人只有一分钟而已,所以测试结果很快出来了:

    阿布是一分钟35;

    小灰魔一分钟50;

    而继欢……

    一分钟2。

    继欢估量过这个院子的大小,跑完后确认自己的运动能力比起之前可谓是有了长足的进步,换做是以前生活的地方,他刚刚的成绩都可以参加奥林匹克了,没想到到了这里……

    “你的运动能力不太好啊。”拍拍他的肩膀,老魔物语重心长道。

    小灰魔也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手。

    继欢顿时深深的感觉自己被同情与安慰了。

    已经连续两项成绩垫底的前·人类社会学霸感受到了森森的压力。

    这种压力并非来源于认识到自己的弱小,而是担心自己未来无法找到工作养家糊口。

    不过很快到了视力测试的时候。

    老魔物伸出了五根指头,这回可不会再误会对方是要五枚骨币了,阿布立刻朝他身后看去:呃……这回老魔物背后可没有墙……

    小灰魔却是立刻朝天空看了。

    继欢也朝天空看,可惜,什么也没看到。

    “看到天上飞的那只鸟了吗?”举着一只手,老魔物向天空指去。

    “呃……看到了,白色的。”阿布闭着一只眼,用另一只眼全神贯注的看。

    “嗯,胸前还有一根布条。”小灰魔补充道。

    继欢:……今天的天好白啊。

    “嗯,那现在告诉我那只鸟胸前的布条上面写了什么字。”老魔物紧接着道。

    这回无语的变成高大的魔物和小灰魔了。

    “现在我让它飞低一点了,告诉我他胸前的布条上面写了什么字。”吹了声口哨,老魔物继续道。

    继欢这次可以看到那只鸟了,那只鸟胸前果然有根布条,布条上面写着……

    “……测……试……点……在……下……面。”虽然有点吃力,不过他看清上面的字了。

    来到这边之后,他不但体力比以前好了,视力听力也好了很多,之前的继欢可是有点轻微近视眼的。

    “很好,你是1000,另外两个,你们俩,是0。”老魔物很快把测试结果公布了出来:“光长眼是没用的,还得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否则就是睁眼瞎。”

    耷拉着的眼皮瞥了高大魔物和小灰魔一眼:“否则就算你们被人雇佣了,到时候被要求探看某个标的,结果看是看到了,上面的情报一个都不认得,那和没看到有什么用?”

    小灰魔&高大魔物:……

    完全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