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点钟,赶在手机闹铃响起之前,继欢一如既往的早起了,没有关掉闹铃的意思,他直接去院子里打井水洗脸了,洗完的水也没浪费,装进一旁的桶里,沉淀之后,他会用这些水浇地。

    然后他就去厨房忙碌了,早饭照例准备两种,一种是阿爷的骨汤,另一种则是他和黑蛋的谷粥,黑蛋那份他还会额外加勺奶粉,这样就是简易的奶粥了。

    他在厨房煮粥煮汤的时候,阿爷也起来了,将一边的“杂草”隔了一大把,又掐了一些南瓜藤叶子,将这些东西用爪子切一切放进大白的食槽中,他老人家便一脸慈爱的对大白道:

    “吼~~~”呃……阿爷现在是原型,这句话如果翻译成人类的语言,意思大概是:

    “大白,吃早饭了,多吃点,你要长得肥肥的啊~”

    面对面目狰狞、一嘴大牙的羊角魔物,大白蛋定的接近食槽,慢条斯理开始吃早饭。

    一边蹲在猪圈旁边看大白吃早饭,羊角魔物细长的尾巴时不时在空中甩一下。

    阿爷现在的心情很好。

    继欢的心情也很好。

    由于在这里补充到了能量充足的食物,阿爷的身体越来越好了,按照魔物来说,他的年纪其实不算很大,之前会变得那样苍老完全是饿的,是营养不良。在八德镇的时候,阿爷身上的鳞片已经几近全白了,来到这边之后,阿爷的鳞片脱落了不少。一开始继欢和阿爷都吓了一跳,不过很快继欢发现了脱落的鳞片下有薄薄的新生鳞片顶出来。

    新鳞片!

    阿爷现在看起来是灰色的了。

    喂完大白阿爷又去喂鸡,不过和不管阿爷怎么看都岿然不动的大白不同,继欢家的这五只鸡对阿爷可是十分不友好,原因无它,阿爷他——

    “阿爷,饭马上就好了,你不要偷吃大黄它们的食物啊!”看也不看院子一眼,光听大黄雄赳赳气昂昂的叫声就知道外面现在发生了什么,继欢一边掀起锅盖,一边对外面的阿爷喊道。

    抓着一条虫子吃的正香的阿爷的爪子立刻僵住了,将嘴里一条虫吸溜进去,阿爷慌忙将手里的食盆放到地上了。

    “来啦!来啦!”一边应着孙子,阿爷赶紧去院里的大桶里洗了洗爪子,没错,就是继欢倒洗脸水的那个桶,在阿爷心里,孙子干净的很,重孙子更干净。

    就在阿爷帮着孙子将食物从厨房运到外面小餐桌的时候,一楼·继欢的屋里,更干净的重孙子黑蛋也醒来了。

    被手机闹钟叫醒的~

    这就是继欢醒来后故意不管闹铃的用意了。生活相当规律,早睡早起身体好的继欢向来是用不着闹钟这种东西的,他的生物钟相当规律,倒是黑蛋喜欢赖床。

    不过这也不怪他,黑蛋还是个小婴儿,觉多很正常,当然,魔界的小婴儿是不是这样继欢并不知道,反正之前生活过的世界的小婴儿都是这样。

    生活安定下来之后,黑蛋的赖床也就越来越严重,勉强叫醒了也不精神,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黑蛋的早饭吃不好,直到继欢有一天用手机设了闹铃。

    那天他设闹铃其实并不是为了叫起,而是提醒自己那个时间要做某件事。不过完全用不着闹钟提醒,继欢把那件事做完却忘了闹钟的事情,等到闹钟响起来之后,他匆忙从外面跑进房间准备关掉它,谁知刚到门口就发现闹钟已经被关掉了。

    进门一看,才发现关掉闹钟的是黑蛋。

    黑蛋似乎十分喜欢关手机闹铃这件事,铃声响起就会立刻爬起来,然后就开始关闹铃,他还不懂手机的用法,不过却知道多拍几下手机就会不响了,拍着拍着,他就清醒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继欢索性每天专门给黑蛋定了个闹铃。专门在吃饭前响起,等他进来的时候,黑蛋一般就醒的差不多了,抱出去洗个脸就可以直接吃饭了。

    成功关掉手机闹钟的小魔物抬起头,瞪着一双白环眼看着舅舅。

    “黑蛋做得很好。”将光溜溜的黑蛋从被窝里拎出来,先套上旧t恤做的小内裤,然后再穿上阿瑾送的小裙子……不,裙裤,黑蛋的衣裳就穿好了。

    一直巴巴的盯着舅舅,本能的意识到舅舅刚才说的话是在夸自己,小魔物于是就咻咻的笑了,露出两颗小尖牙。

    外面的井水已经放了一段时间了,现在温度对于黑蛋来说刚刚好。

    阿瑾这次寄来的东西除了裙子以外还有香皂,除此之外还有一罐油,乳白色的固体油,还很香,继欢看了半天也看不懂上面到底写了啥。

    这也不怪他,还在人类世界的时候他就向来看不懂各类化妆品保养品的介绍,想来这也是一类的东西,于是黑蛋便多了一罐护肤油用。

    黑蛋可爱香皂还有这瓶护肤油啦!

    每天洗脸也好,洗澡也罢,每到这时候,黑蛋总会用小爪子指着香皂要舅舅帮自己涂点,洗干净之后再让舅舅给自己的小爪小脸上涂点油油。

    香喷喷的黑蛋自我感觉可好了~

    所以说性格这种东西真是天生的,自己家一群糙汉子,从阿爷到继欢,黑蛋的妈小黑也是个女汉子,平时最不爱梳妆打扮,黑蛋这种臭美的性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想了半天,继欢只能想到自家无缘得见的姐夫身上了。

    阿瑾这回寄回来的东西还有几条毛巾,不知是不是对颜色也有偏好,他寄回来的毛巾不是绿色就是粉色,绿色的肯定要紧着黑蛋用,于是继欢爷俩只好用了粉色的毛巾。

    在阿瑾的帮助下,继欢一家的生活已经彻底稳定下来了。

    继欢送了一条粉红色的毛巾给小灰魔,小灰魔一开始不明所以,想了半天,最后掏了五枚骨币给他,直到继欢解释这是礼物——不要钱的,送他是因为两个人是朋友。

    继欢不知道小灰魔到底理解没有,小灰魔最终把五枚骨币收了起来,第二天送了继欢一头骨,还在哺乳期的那种。

    “礼物。”将骨递过来的时候,小灰魔这样说道。

    这可着实是一份大礼!

    “你们吃肉,他,吃乳汁。”这里的“他”指的就是黑蛋了。

    哺乳期的魔兽是最难抓的,看着小灰魔脸上多了几道的伤口,继欢最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黑蛋随身带的水给他清理了一下伤口。

    小灰魔这一次并没有说不用清洁伤口,直接喝比较好之类的话,而是闭着眼睛,任由继欢用布蘸着水轻轻给自己清理创口。

    应该很疼的,可是小灰魔一声也没吭。

    清理伤口的时候,小灰魔将灰色的斗篷从头上扒拉下来,这时候继欢忽然发现了两抹粉红色。

    一抹在小灰魔的脖子上——继欢送给他的毛巾……呃,他把它当做围巾围到脖子上了~

    另外一抹则在小灰魔的脸上,被继欢温柔清理伤口的小灰魔,苍白瘦削的小脸蛋上不知何时浮现了一抹小小的红润。

    粉扑扑的。

    看上去有点可爱。

    清理完小灰魔的伤口,继欢便拿起地上的材料,继续之前做到一半的手工活。

    他在做一只青蛙玩偶。

    给黑蛋的。

    不止黑蛋之后陆陆续续梦到过几次这个玩偶,继欢自己也梦到过。

    那个玩偶是王小川送给黑蛋的,继欢梦到了王小川笑嘻嘻将装着青蛙玩偶的袋子递给自己的情景。

    一开始,他以为那是黑蛋的梦,不过很快的,他发现那个梦是他自己的。

    王小川……现在应该已经上大学了吧?

    那天早上,继欢醒的特别早。

    之后他又梦到过几次那个玩偶,然后,一件诡异就忽然发生了。

    有一天,继欢早上再次因为那个梦醒来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床头多了一个东西:毛绒绒的,细细的四个爪子,大肚皮,一双白多黑少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继欢吓了一跳!

    他揉了揉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怪物忽然消失了。

    然后当天晚上一家人泡温泉的时候,继欢忽然又在水里看到了那东西,不过,和早上看到的虚影相比,这时他看到的清晰了许多,继欢看到了那玩意是绿色的。

    继欢猛的伸手打过去,却不小心打到了阿爷。

    那东西再次消失了。

    然后继欢就开始频繁的看到那个东西了,从一开始的心惊胆战,到现在的习以为常,继欢没有花太长时间。

    直到有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继欢终于完全看清那东西的长相了:

    绿色的,毛绒绒的,有一个大肚皮,四根细爪子,嘴里还吐着一条红舌头……这、这、这分明是王小川送给黑蛋的青蛙玩偶……的瑕疵版本啊!

    前些天之所以没有认出来是因为实在太淡了,加上四肢五官比例都不对,看起来一点不可爱不说,还有点可怕,如今这只身体比例正确了很多,他刚刚又恰好梦到那只玩偶,这才一下就认出来了。

    只是——

    这只玩偶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床上?

    又或者说:自己床上怎么会忽然出现一个青蛙玩偶?

    继欢一头雾水。

    就在这个时候,他怀里的黑蛋动了一下,继欢这才发现怀里的黑蛋是醒着的。

    仿佛很累似的,黑蛋叹了口气,然后看到床边的青蛙玩偶时,他忽然很激动的爬了过来,继欢反射性的想要阻止他接近那个诡异的玩偶,然而——

    不知怎么的,那只玩偶居然已经到了黑蛋的小爪子里。

    “啾!啾!”抓着青蛙玩偶的一条腿,黑蛋将那诡异的玩偶递给了舅舅,嘴里啾啾叫着,一对白环眼直勾勾的盯着继欢,一副等待表扬的小模样。

    然后,继欢就忽然明白了。

    “这……这个玩偶,是黑蛋做给舅舅的?”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想当然,黑蛋是听不懂的,不过他很卖力的把玩偶放进舅舅的怀里。当继欢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只玩偶时,黑蛋便咻咻的笑了。

    视线在玩偶和黑蛋之间扫来扫去,继欢愣了半晌,最终笑了:

    “看来……黑蛋的画画水平和舅舅差不多啊,嗯,比舅舅稍微好一点。”

    拎起黑蛋,继欢把外甥和外甥做给自己的青蛙玩偶抱在了一起。

    好吧,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很显然,继“澡堂配水工”技能被点亮之后,黑蛋又点亮了新技能“玩偶缝纫工”。继欢猜测,就像黑蛋愿望特别强烈的时候,他的梦会被自己看到一样,黑蛋大概也“看”到自己的梦了。而且,他大概还感觉出来那是舅舅的梦了,看到舅舅的梦里不断出现那个绿色的玩偶,黑蛋大概认为舅舅想念那个他也很想念的青蛙玩偶了,于是,黑蛋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真的“变”了一只玩偶出来。

    由于功夫不到家,黑蛋一开始制作的玩偶几乎是个怪物鬼影,险些吓到舅舅,不过练习了很久,黑蛋做的青蛙玩偶终于能见人了,黑蛋就开开心心的将玩偶送给舅舅了。

    “黑蛋好孝顺啊!”面对黑蛋诡异的新技能,阿爷只是笑呵呵的,举起重孙子,吧唧亲了他一口。

    黑蛋:咻咻咻咻咻咻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