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瑾居然还给他们留了一袋金条!

    这是继欢在收拾阿瑾的房间时发现的,那袋金条很醒目的放在阿瑾的床上,上面还有一张纸条。

    不知道阿瑾是不是故意的,那张纸条完全是用本地文字写的,为了看懂那张纸条,继欢连查字典带查语法书,整整研究了一晚上,这才明白那张纸条大概的意思就是“金条是留给你的,随便花。”

    果然是阿瑾的作风。

    继欢:=-=

    不过——

    阿瑾可以如此慷慨,自己却不能将对方的慷慨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段时间以来无意识被对方帮助太多,凡事阿瑾都考虑在前,以至于他都快对阿瑾的帮助产生依赖性了。

    这样不好。

    反省了一下,继欢想了想,只从里面拿出了五块金条,其余的仍然放在袋子里原封不动留在了阿瑾的房间里,不过地点从显眼的床上转移到了枕头底下。

    他不能完全拒绝阿瑾的慷慨,因为阿爷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食物不能断,所以他需要钱,在他找到维持生计的活计之前,只能暂时动用一下阿瑾的馈赠品了。

    就当借的好了,继欢下定决心以后赚了钱一定要想法把借的钱补上。

    何况——

    继欢看了一眼手里的金条,这些表面刻着“xx银行”字样的金条对于继欢来说已经不仅仅是钱了,从故乡带来的东西一天天在减少着,这些印着家乡文字的金条也成了带着故乡回忆的纪念品,他舍不得花。

    “黑蛋,这两个字读作银行。”黑蛋的白环眼直勾勾盯着继欢手中的金条,以为他对这个感兴趣,继欢还让他摸了摸手里这些金属块,指着上面的文字,他为黑蛋读了一遍金条上刻着的字。

    黑蛋当然听不懂。

    不过小爪子摸在金条上,他摸得很认真。

    继欢想他大概是想起曾经的金镯子来了。

    印着黑蛋名字的金镯子后来再也没有找回来,不过现在想想,不管那镯子现在到了哪里,也算是留下黑蛋曾经在那里生活过的证据了。

    擦干净房间的地板,整理好床铺,最后又确认了一遍窗户已经全部关好,继欢将阿瑾卧室的大门紧紧锁上了。

    重新坐到餐桌旁的继欢已经满脑子是今后的生计问题了。

    自家需要种点菜是肯定的,一天两天不吃菜还可以,他身上有一大瓶的综合维生素片,不过补充剂总有吃完的时候,在这个蔬菜极度匮乏的地方,自家自力更生是必须的,好在阿瑾留下的房子有一口井,虽然知道这里的水资源相当珍贵,可是为了活下去,继欢知道该用的水必须用。

    可是光种地是不行的,继欢种地是为了自家种菜自给自足,这是完全不赚钱的,然而不赚钱他们就会坐吃山空,就算阿爷对最便宜的“骨”也不嫌弃,可是这样只出不进的买下去,家里的钱早晚有花光的一天。

    得找个工作。

    然而自己连别人的话都不能全听懂,字都认不全,这样怎么找和人接触的工作?年纪轻轻就有丰富打工经验的继欢深知这样行不通。

    他陷入了沉思。

    “小花儿,你是在为吃肉的问题发愁吗?”就在继欢思考的时候,阿爷忽然开口:“其实,光在外面买多贵啊,回头我们自己去抓猎物吃不就行了?”

    猛的抬起头来,继欢目瞪口呆的看着阿爷。

    “小花儿,你怎么这样看阿爷啊?怪、怪吓人的……”阿爷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

    继欢忽然站起来了。

    原本的世界里生活的久了,生活习惯已经完全固定下来,即使从小生长在偏僻的乡镇,可是继欢从来都是去菜市场买肉的,家中虽然也种菜,可是想要吃到品种更多的菜,还得在菜市场买,太久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如此,以至于他忽略了还有“自己打猎来吃”这个做法!

    打猎可以卖钱工作对象只有猎物不用和人说话从此不用再去花钱卖肉

    继欢这才发现这是一件多么一举多得的好事情!

    “你说得对!阿爷,就照你说的做!”目光炯炯看向对面戴着老花镜一脸别扭的老爷子,继欢拍板定案了。

    继欢原本打算自己先去探探路,不过这回阿爷却不再听他的了,魔物的世界就是魔物的世界,想到自己的身份,继欢最后决定和阿爷一起去。

    连着做了快一个月的魔兽肉的继欢对可狩猎的魔兽种类已经有了一个大概了解,他知道这些魔兽身上创口分布最集中的位置:那应该就是那种魔物的弱点了。不过这些目前他们也用不到,继欢给自己和阿爷定下的第一个目标是那种名叫“骨”的魔兽。

    说做就做,继欢当天就决定和阿爷去狩猎看看。

    不过在狩猎之前,他们还需要打听一下去哪里才能找到“骨”。

    之前听阿瑾说过一次,继欢知道集市上的魔兽都是猎自街区的外围,尤其是像科姆兽这种大型魔兽,它们生活在远离人群的野外,那种地方一听就很危险,继欢是完全不会考虑的,阿爷年纪大了,又是土生土长的地球魔物,来到这种地方生嫩的很,何况还老花眼了,继欢对阿爷的狩猎能力可是完全不抱希望。

    反倒是“骨”,继欢依稀记得阿瑾说过它们生活在街区外围的垃圾山里,虽然是外围不过好歹没到野外,继欢觉得这个可以挑战一下。

    他们来的时候是路过垃圾山的,可是当时开了很久,如今继欢已经完全记不清路了,想也知道:在这里迷路可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如何前往垃圾山狩猎反而成了个难题。

    不过继欢很快想到了主意:他决定直接去集市上问小灰。

    来这里这么久,他最熟悉的外面的魔物,还真的是那头不爱说话的小魔物了。

    由于是送了阿瑾才出门的,继欢今天抵达集市的时候,集市已经快散了。

    其实已经散了,房屋上拉开的顶棚已经被收了起来,巷子两侧固定摊位的摊主们正在收摊,而那些临时摊位的摊主则直接带着没有卖出去的猎物回去,在一群魔物中,继欢看到了拎着一只“骨”往外走的小灰魔。

    仍然穿着那件破破烂烂的灰色斗篷,在周围高大的魔物中间,他的个子显得那样矮小。

    继欢叫住了他。

    大概以为继欢是过来买猎物的,小灰魔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举起手中的“骨”,他将猎物抬得高高的。

    他的个头才到继欢的小腿而已。

    “今天,我,不买猎物的。”用不太熟练的本地话说着,继欢拒绝了这次交易。如果是其他人,大概会仍然买下这只“骨”,反正也不值几个钱,可是继欢不。

    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捕猎,他直接拒绝了小灰魔。

    “我,快没钱了。”继欢紧接着说出了原因。生怕自己的话让人听不懂,他说的很慢。

    不过小灰魔明显听懂了。

    他竟是很了然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继欢总觉得小魔物这头点的颇有点沧桑的意思。

    紧接着,小魔物做了一个继欢意想不到的举动:看了看手中的“骨”,下一秒,他竟是迅速的将那只“骨”扒皮吃掉了!

    徒手扒皮!生吃!

    他吃的相当快,没多久,那只“骨”就全部进了他的肚子,从嘴里吐出几根骨头,他嘴巴也不抹一下,就准备继续赶路了。

    继欢赶紧又拦住了他。

    “那个,我有问题,想问你。”

    小灰魔站住了。

    “我想知道,骨,哪里狩猎?”

    继欢这个问题问的直白,他没想很多,因为阿瑾对他说过这种魔兽数量很多,他就压根没想过同业竞争的问题。

    不过好在他问对人了。

    “跟我来。”小灰魔直接要他跟上了。

    小个子的魔物随即走开了,继欢急忙跟上。

    他们都是不多话的人,何况继欢就是想说话也不会说,他们并排走着,没有一个人说话。

    小灰魔平时走的路明显和继欢他们来时的路不一样,他选的路线狭窄而偏僻,沿途继欢几乎没见过其他魔物,不过这条路有个很明显的好处:那就是光辐射比大路上要轻很多。

    阿瑾选的斗篷质量很好,隔着厚厚的斗篷,继欢只感到热而已。

    将斗篷裹得更紧了一点,继欢心里小心翼翼记着路线图。

    只有一段路算是大路,和之前的路段截然不同,那条路上有好多魔物聚在一起。

    “这,另外一个集市?”组织了一下语言,继欢低下头问向身边的小灰魔。

    “嗯。”他点了点头。

    “你,为何,不来这里?”这里明显比之前那个集市更近。

    “不够资格。”小魔物稚嫩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不过继欢注意到:说这句话的时候,小魔物停顿了一下,像是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继欢总觉得他是想去那里的。

    “那是,介绍工作的地方。”小魔物又补充了一句:“赚大钱,可以喝很多水。”

    继欢愣了愣:原来,这是人才市场吗?

    可以介绍工作的地方——听完小灰魔的介绍,继欢慎重的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地方的地址。

    不过,想到小灰魔赚钱的目的只是喝很多水,继欢低头看看小灰魔的斗篷顶,半晌没说话。

    这还只是个孩子。

    很努力生活的孩子。

    两个人沉默的走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房子越发简陋,脚下的土地渐渐被垃圾覆盖,当一片绵延的垃圾山出现在继欢眼前的时候,小灰魔终于再度开口:

    “到了。”

    继欢这才意识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终于到了。

    这是个光辐射极强的地方,之前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所以没有感觉,如今白天站在这里的时候,才站了五分钟,继欢就觉得快要热晕过去了。

    想到斗篷下被他背在胸前的黑蛋,继欢急忙揭开一个小缝让黑蛋透口气。

    黑蛋很明白舅舅的意思。

    伴随着“噗”的一声,黑蛋的小脑袋从斗篷缝隙里探出了个小头,这下可好,两只白环眼刚好和刚好抬头的小灰魔撞了个正着!

    看着这头几乎与黑色斗篷融为一体的小魔物,小灰魔面无表情。

    黑蛋反射性的挥了挥小爪子,又好奇的看了小灰魔一会儿,黑蛋又缩回去了。

    一直留心黑蛋反应的继欢自然是将刚刚那一幕看在了眼底,继欢心里忽然有些柔软。

    就在这个时候,小灰魔忽然把头又抬高了些,抬高到继欢可以看到他苍白尖尖的小下巴和干裂的小嘴巴的程度。

    然后,继欢听到他说到——

    “那是,你的食物吗?”

    “我很小的时候吃过,不好吃,吃了不会长力气,没用。”

    这番话一出,原本还沉浸在两个小魔物友好视线交汇的温暖情绪中的继欢一下子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