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愣着干什么?快把那孩子弄过来!”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杨姓男子,看着周围愣住的下属,他大喝一声,完全忘了自己刚刚也当场愣在原地了。

    距离笼子最近的两名士兵立刻去阻止继欢了,然而继欢怎么可能在这时候让人把自己抓住?顺着牢笼的金属杆迅速往上爬,三两下的功夫,他竟是爬到了笼子顶部!

    在继欢的动作间,更多的血喷了出来,并非是由于他动作剧烈撕扯到伤口,而是因为他在躲避其他人抓捕的同时,居然进一步扯裂了自己的伤口!

    狠,这名少年真狠!

    众目睽睽之下,继欢扒着金属杆跪在笼子的顶上,鲜血从他的右臂淌出,透过金属杆之间的空隙,滴答滴答落入笼中,一滴滴砸到笼子里。

    红色的鲜血滴在羊角魔物的身上,原本就足够狰狞的魔物看起来更加可怕了。

    嗅到了血的味道,原本趴在笼中地面上的羊角魔物抬起了头,向笼顶的方向望去。

    正趴在笼顶的少年于是也静静迎向它的视线。

    少年的表情竟是一派沉静。

    此时此刻,他的眼中无悲亦无喜,没有慌不择路的慌乱,也没有不知前路何处的迷惘。

    他的双眼非常沉静。

    两名士兵已经硬着头皮同样爬到了笼子顶部,眼瞅着有人过来抓捕自己,少年顿时切断了和下方魔物的对视,在笼子顶部灵巧的躲避着,最后,他甚至跳到了隔壁的笼子顶上!

    随着他这一系列的剧烈跑跳,不止羊角魔物的笼子里、隔壁魔物的笼子里也落入了少年的鲜血。

    空气中,渐渐有了一股淡淡的铁锈味。

    视线再次落在少年脸上,他的脸色虽然苍白了些,然而表情仍然无比沉静。

    杨姓男子的眼皮又跳了跳。

    他的视线随即落在对方的手臂上,算不得粗壮,甚至比一般人来的白皙一些,也正是由于白皙,所以如今血渍模糊的手臂看起来才格外触目惊心!

    那只比成年男性来的纤细一圈的手臂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液体。

    血,还在淌。

    少年的表情仍然淡定。

    在他脚下的笼子里,一黑一白,两头魔物不知何时都抬起了头,激烈的躲避过程中,少年的血淋了它们一身。

    杨姓男子半边脸颊的肌肉忽然抖了一下。

    “……魔物终究是魔物,和人类不是一类生物。尤其是吃过人的魔物——”

    “……一旦闻到人类鲜血的味道,平时伪装的再良善的魔物也会忍不住,血脉里渴望鲜血的*必然压倒一切,它们会立刻变成原本的样子的……”

    曾经经由他的口说出来、又被少年重复了一遍的句子忽然浮现在他脑中了。

    “把他弄下来,给他止血!快!快!快——”一连三个“快”字,任谁也听出他的情绪有些不对。

    就在这个时候,笼子里的羊角魔物又有了新动作。

    低下头去,它嗅了嗅自己鳞片上的鲜血。

    “回来!都给我回来!笼子周围的人全部退回来!快!”双目圆瞪,杨姓男子当机立断更改了命令!

    平时训练有素,被他派出去制止继欢的两名士兵立刻跳下了笼子,虽然不明白长官为什么频繁更改指令,不过他们的脸上并无异样:服从命令已经成了他们的身体本能。

    两名年轻人轻轻落在了笼子旁边的草地上。

    然后——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道血柱喷到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后脑勺上!

    被热流喷到的士兵立刻惊愕的回过头去,“天啊!”他难以相信的看向身后的笼子。

    在他身后左边的笼子里,羊角魔物无声无息,眼中淌出两道血泪。

    然而老魔物的血泪并不是让他脸色巨变的原因,让他惊讶到惊恐的对象来自右边的笼子:刚刚一直很安静的黑色魔物不知何时完全扑在了笼壁上,口中鲜血淋漓,清晰可见里面半截人类的手臂,而刚刚一直游刃有余的短须男子如今却倒在了笼子旁边的草地上,刚刚还完好的左臂如今已然消失不见,从手臂断口处涌出大量的鲜血,刚刚还西装笔挺的男子如今竟是成了一个血人!

    这名士兵被吓呆了,原本应该在落地后立刻离开的,不过由于身后突如其来发生的事件,他愣了几秒钟,好在他的同伴警醒,立刻不由分说把他拉开了,就在两人离开之后,那头黑色的魔物狠狠向他们离开的方向撞了过来,没有人知道,那头不起眼的黑色魔物的力量居然那么大,坚固的笼子瞬间被它撞出了一个向外凸起的形状,刚刚吃了一条人类手臂的血盆大口张开,由于标的落空,最终在空中砸出一阵类似金铁相交发出的清脆声响!

    刚才所有人的视线不是集中在继欢身上,就是集中在白色的老魔物身上,一时之间,真正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的人到还真没几个。

    这些人中就有陈生。

    和其他人一样,在这之前,他被那名少年和老魔物之间的故事震撼到了。

    他是个有点烂好心的人,抓到这头魔物之后,见它可怜,他没忍住喂了它一点肉。

    老魔物一口也没吃。

    后来,他不小心掉了半个苹果进去。

    半个苹果却被老魔物吃掉了。

    事后,他又给了它一个苹果。

    仍然被吃掉了。

    这样一头魔物,王家的人说它是引起地震的罪魁祸首时,第一个不相信的就是他。可是,对方找了各种证据,说的煞有介事,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对方的安排。

    刚刚就是最后一步了,他们将老魔物交出去应付盘问,王家的人则可以领回他们饲养的魔兽,一切皆大欢喜。

    然而——

    陈生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妥。

    万一……

    万一这头老魔物真的不是祸首,那真正的坏魔物岂不是还在外面游荡?

    本底地震的伤亡统计早就出来了,山区位置一共十五人死亡,四人失踪,这是对外的说法,然而只要真正清楚本次地震原因的人心里都明白:那些所谓的失踪的人其实根本不是失踪。

    根本是被魔物吃掉了!

    一旦尝过一次人肉,那头魔物便再也无法使用正常饲料饲育了。

    这是任何一个对魔物有点了解的人都心里门儿清的常识!

    一个吃过一次人肉的魔物被放过了,从此以后,它还无法继续食用普通饲料,而是必须使用人肉喂养……

    陈生不寒而栗。

    他只是个有点这方面天赋的人,只比普通人好一点,能抓到的魔物等级也不高,选择这份工作,他对自己的定义只是“薪水较高的动物饲养员”。

    他没有接触过中高级魔物,如果不是这次巧合,他估计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它们。

    在刚刚那一幕发生之前,他心里的中高级魔物仍然是像笼子里的老魔物那样:虽然长得凶恶丑陋,然而却很温驯。

    是的,温驯。

    有着灰白色鳞片的老魔物看起来很温驯。

    然而——

    就在刚刚杨姓男子大吼让人撤退的时候,站在他前方的短须男子却忽然逆其道而行。目标是装着黑色魔物的笼子,趁黑色魔物低头嗅闻鲜血的功夫,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什么东西,陈生的眼神很好,一眼看出那是个注射器。

    将胳膊伸入笼中,短须男子猛地将手中的注射器朝笼子里黑色魔物的身上扎去。

    然而,又是一个然而——

    那头黑色魔物却在注射器扎上扎到自己身上之前,猛地抬起头,上来就是一口!短须男子伸进去的胳膊立刻被那魔物咬了下来!

    这一刻,陈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头黑色魔物……据说是在“地震”发生的那片山区被抓捕的。

    紧接着,他想起了之前那名少年无意中说出的话:

    “你心里真的认为我阿爷是引起地震的魔物吗?那个男人为什么急于将隔壁那头魔物领走?我看,搞不好那头魔物才是……”

    最后——

    “……魔物终究是魔物,和人类不是一类生物。尤其是吃过人的魔物——”

    “……一旦闻到人类鲜血的味道,平时伪装的再良善的魔物也会忍不住,血脉里渴望鲜血的*必然压倒一切,它们会立刻变成原本的样子的……”

    一旦尝过一次人肉,那头魔物便再也无法使用正常饲料饲育了。

    杨姓男子刚刚说过的话和前辈在他入行第一天就告诫他的话同时浮现在他脑海中,陈生的脸一片苍白。

    “是它!引起地震的魔物是它!之前在震区吃了四个人的魔物也是它!”指着笼子里的黑色魔物,陈生失声叫了出来!

    仿佛就在等人说出这句话,对隔壁魔物的行为视而不见,继欢乌黑的眸子只是静静盯着远处的杨姓男子:

    “按照你们的说法,我阿爷是吃了二十人的凶恶魔物,是引起这次地震的嫌犯,同时,还是在震区袭击人的嫌犯,所以你要把我阿爷带走。”

    继欢静静陈述着之前从王家短须男子那里听到的话,他的声音不高,然而却异常的平稳。

    在他脚下,黑色魔物撞击牢笼的力气一下大过一下,眼瞅着,牢笼就要破开了。

    “同样,按照你们的说法,只要吃过一次人肉的魔物便再也无法抗拒人类血肉的诱惑,这样的话,我可不可以认为:如果有魔物可以抵御人类血肉的吸引,那么,这头魔物一定没有吃过人肉呢?”

    乌黑的眸子静静凝视着杨姓男子,继欢的脸上仍然一派沉静。

    至此,杨姓男子也终于知道他的用意了。

    哆嗦着嘴唇,杨奇的表情终于出现了第一道裂痕。

    “只为了证明这种事便用自身的鲜血引诱魔物发狂,你知不知道这是多危险的事?”

    这一次,没有用少年来称呼继欢,第一次,他将继欢放在了和自己一样的成年人天平上。

    等他说完这句话,对面黑发少年的表情也变了。

    嘴唇微微向上弯起,少年脸上依稀露出了一抹笑容。

    有点悲伤,有点悲壮。

    杨奇急了:“你还不赶快下来?!你旁边那头可是吃过人肉的魔——”

    然而——

    稍微迟了一点,就在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笼子里的黑色魔物终于破笼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