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根家在星网上有个家庭影簿。

    最早开设这个影簿是为了和爱多里商业街的街坊们共享照片,后来由于每年都一同旅行,这个影簿就保存了下来,渐渐地,除了旅行照片,这个家庭相簿里也会多一点和旅行无关的照片:比如穆根和奥利维亚的毕业照啦~比如机器人石头种得菜刚发了一颗芽的照片~比如贝塔偷偷从黑星人那里购入的违禁武器啦……几乎每个机器人都有偷偷往里面插入几张自己很喜欢的照片,上传照片最多的是西格玛,不过由于他是个可怜的家里蹲机器人,所以每天拍得最多的就是家里一亩三分地儿的内容:家里的机器人自然不会配合他,哥哥又很忙,每天自愿当他模特的就只有家里那群独角龙兽了,西格玛镜头下最经常出现的就是大角他们,当然,最近又多了一群爱照相的肥啾~\(≧▽≦)/~

    出发前穆根笑着让阿尔法“多多拍照”,于是阿尔法便将这句话当成任务来执行了,每到一个景点他都非常严肃的过去拍照留念,然后再上传到家庭影簿里去。

    他确实是拍了照没错,可是从头到尾表情和动作完全一致,看上去简直就像p上去的一样,一张两张照片还看不出来,当照片越来越多,发展到几十张上百张的时候,机器人阿尔法的影簿就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了。

    “阿尔法,你的侧脸很好看呢~可以试试看下次拍侧面。”打破迷の诅咒的人是西瑟先生:“其实我的左眼比右眼形状更好,所以我拍照就习惯让摄影师拍我的左侧脸呢!”

    “啊!你看!那朵云彩多好看啊~胖乎乎的就像刚出生的小啾,阿尔法你可以试试看伸出手摆出一个拖住它的样子!就是这个姿势!3……2……1……好!西格玛给我也用这个姿势拍一张,谢谢!”

    作为在帝国各大权威媒体刷脸几百年的资深被拍人士——西瑟先生在拍照方面果然异常有经验,不着痕迹劝阿尔法改变了姿势之后,接下来阿尔法拍出的照片果然比之前自然多了,托尼老板帮忙摆了几个姿势之后忽然发现西瑟先生介绍的这几个姿势拍出照片来格外显得人挺拔,于是也模仿着拍了几张,在他的示范作用下,爱多里商业街的街坊们纷纷学习西瑟先生介绍的姿势,这下可好,虽然姿势多种多样了,可是每个人都用同样的姿势在同样的地点拍了一张照片,阿尔法的家庭影簿看起来……

    仍然很诡异。

    -_-|||

    “这张照片不错,我上传到家庭影簿里吧?”由于西瑟先生经常帮忙拍照,为了上传方便,阿尔法在他的建议下开放了家庭影簿的权限给他,把自己和小啾们的照片也增加到原来的照片中,穆根家家庭影簿包含的人可谓是越来越多啦~

    “好,谢谢。”阿尔法点了点头。

    “不客气。”嘴角保持着完美的笑容,西瑟先生正准备上传照片,忽然家庭相簿的界面提示有新增照片,其他机器人也有上传权限,所以同时有新增照片并没有什么稀奇的,然而就在西瑟先生的视线不经意的瞥了那张照片一眼之后,一向自若的西瑟先生瞬间张大了嘴巴。

    这是一批非常古怪的照片,照片上的主角是两头巨大的野兽,其中一头是堪塔斯西瑟先生一眼就认出来是奥利维亚,当时他还美滋滋的感慨了一把:身高体重鳞片颜色全都超过现有成年堪塔斯最高水准,奥利维亚真是棒棒哒~

    不过,这时候他的嘴巴并没有张大reads;。

    真正让他破功的奥利维亚旁边另一头灰蓝色的小怪兽!

    “这、这个长相是……”和奥利维亚一样,凭借着血脉中的本能,他一眼认出了这头和自己长得并不像的怪兽是堪塔斯!可是怎么会有堪塔斯长成这个样子?居然还有鳍,他简直看上去就像一条鱼……

    等等……鱼?

    双眼猛然瞪大,西瑟先生想到了在资料片里曾经看到的记载,仔细回忆上面每一个字,然后他的嘴巴最终不由自主的张大了!

    “是雌性堪塔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一连重复了三次,西瑟先生彻底被自己的猜测镇住了!

    他的视线从照片上依次滑过,视线重点落在两头堪塔斯的体貌对比上,然而越是对比越是心惊,直到最后他才注意到了这些照片的名字:

    “和穆根在吃饭”,“和穆根游泳去了”,“穆根抓到的鱼”……

    照片是奥利维亚发来的,照片中那头雄性堪塔斯毫无疑问是奥利维亚,难道那头雌性堪塔斯是……

    “阿尔法,穆根是什么种族来着?”他的声音有极力被压制的颤抖。

    “是猿人种,地球人都是猿人种。”阿尔法立刻道。

    “可是……可是……那这头堪塔斯是什么?”将家庭影簿中的照片拉出来,西瑟声音急切问。

    穆根家机器人的幽光屏上第一次集体出现了省略号。

    “……”

    “果然没错,早在第一次去旅行的时候,那孩子说过地球老家有人鱼,不是那种上半身是鱼下半身是人的鱼人,而是上半身是人类,而下半身是鱼的人鱼,那正是雌性堪塔斯特有的变形!那时候我就说他可能是雌性堪塔斯的后代,你们都不信,怎么样~变形了吧?”一向沉默寡言的迦南老板一口气说了好长一段话!

    “我就说穆根怎么看也不像猴子,我最讨厌猴子了,可是我却很喜欢穆根。”

    他还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小秘密 ̄▽ ̄

    “可是……可是穆根的眼睛不是堪塔斯眼睛的颜色啊?”反驳他的仍然是书店的克里老板,同样是古生物爱好者,不过这俩的研究方向似乎完全不同,每次遇到问题都吵架哩~“而且你都说了雌性堪塔斯了,穆小根明明是雄性,我可和他一起洗过澡哒!”

    “我想起来了,那条特别难能吃的小人鱼也是公的。”玛利亚婆婆忽然大叫了一声,在她的提醒下,所有经历过那次旅行的人都想起了在那个岛上看到的梦幻般的人鱼群。

    “可是……可是……”克里老板还想反驳一下,他求助似的看向巴亚蒂太太。

    巴亚蒂太太扶了扶眼镜,然后终于开口道:

    “嗯,迦南的猜测应该是对的,你们还记得吗?最后给那位病人输血的时候,最终符合捐血条件的是哪几个人?”

    “是托尼,迦南,奥利维亚还有……穆根reads;。”克里老板呆呆道。

    “嗯,那就没错了,奥利维亚可是堪塔斯。”巴亚蒂太太又推了推眼镜。

    “啊?”克里老板随即看向托尼老板。

    “我也是堪塔斯啊。”托尼老板笑眯眯。

    目瞪口呆了一下,克里老板看向最后一个人。

    “嗯,我也是堪塔斯。”迦南老板不慌不忙道:“附注一提,你的原型是我们堪塔斯最喜欢的特里雪龙呢~”

    “……”克里老板无话可讲了。

    马丹!难怪我平时总是那么怕托尼老板,而且还和迦南那个老家伙死活看不对眼!天敌——

    注释:特里雪龙,非常温和的素食龙,体型中等,肌肉饱满,脂肪层厚。视觉嗅觉均不发达,行动亦缓慢,在远古时代是堪塔斯相当喜欢的猎物之一,为了避免被杀选择居住在环境恶劣的苦寒地带,故而被称为“雪”龙。

    “在那次旅行后我曾经找穆根借了所有古地球的资料,我发现,早在大宇宙时代来临之前,那颗星球上就有很多妖怪的传说与童话,有人鱼,有龙,还有各种其他动物变成的人类……任何传说能够流传下来绝对不可能紧紧靠想象力的编篡,我认为很有可能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古代地球在各个时间段很可能被各种外星生物光顾过,他们或者在地球定居下来,或者留下了子嗣,然后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血缘被一步步淡化,最终成为了无法变形的地球人,然而只要基因片段还在,在经历修正之后,他们极有可能重新获得缘故的血脉。”巴亚蒂太太说出了自己的研究结果。

    “对于穆根来说,那条小人鱼的血就是最强的修正液,小人鱼的血液回流到他的体内,一点一点融合到他原本的血液中,修复加强了他体内原本的堪塔斯基因,然后在某个契机下,他终于变形了……”

    随着巴亚蒂太太的描述,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遥远星域中那颗蔚蓝色的星球,以及上面的地球人。那样一个小小的星球,却曾经同时生活了六十亿人,真是难以想象的伟大数字!

    “我曾经调出来过地球在大宇宙时代后的涉外婚姻记录,几乎所有和外族通婚的地球人都生下了基因纯净的后代呢,猿人基因最优秀的一点就在于<封存>,他们的体内有无数种基因可能,即使自己无法实现基因的复兴,但是这种希望会通过他们传递给他们的下一代,直到有一天,终于有一个孩子可以再现祖先的繁荣。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是可怕的人种呢~”巴亚蒂太太忽然笑了,摇了摇头:“如果能够找到古地球就好了,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在那里找到很多已灭绝种族的纯净基因片段,那样的话,很多由于遗传链缺失导致的基因病就有治疗的希望了……”

    作为一名遗传科医生,巴亚蒂太太看到的是整个人类的希望,然而对于西瑟先生来讲,他看到的却是整个堪塔斯种族的希望!

    视线在灰蓝色的小怪兽身上停留不去,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居然洋溢了一种只有年轻人才有的生气勃勃!

    “我们……我们去蜜月岛吧?其实,那个岛的邀请函我还有好几张呢!”

    西瑟先生纯洁的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