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际遇就是如此奇妙。

    阿尔戈斯曾经认为自己长大以后一定会进入政务院的,谁知却进了军部,甚至成了一直和西瑟先生不睦的罗思塞的手下。

    他一点也不爱学习,然而却成了帝国顶级军事学院的院长。

    他喜欢白色,却一辈子都要穿黑色的军装。

    ……

    阿尔戈斯发现命运真爱和自己对着干。

    在他刚刚准备下令大规模销毁各种军用、家用机器人之后,他被一个机器人救了。

    作为一头很传统的堪塔斯,阿尔戈斯从来没有和机器人相处的经验,然而在他重伤之余无法动弹的情况下,每天和他朝夕相处的却是几名机器人,呃……还是保姆机器人。

    他们会做饭,会给自己寻找食物,会用缝床单的方法给他缝合伤口,晚上不用工作的时候,还会躲起来关机。

    他们甚至还会交谈,担心主人购买了新机器人取代自己的位置……

    阿尔戈斯从来没想到,自己生命中最居家的一段生*会,居然是在几名保姆机器人身上感受到的。

    大概这也会是他最狼狈的一段经历。

    一路追击着敌人,阿尔戈斯来到了潘德拉。

    在对方变形为更加可怕的机械形态之前,阿尔戈斯抢先变成了原型。体长足足十五米的巨大堪塔斯死死抓住了敌对的机甲,不再依靠任何现代科技武器,他使用起自己最原始的武器——利齿与巨爪,狠狠的撕裂了敌人。

    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阿尔戈斯感到了许多年都没有感受到的剧烈疼痛,一向强壮的身体虚弱无比,稍微一动弹就是仿佛被四分五裂的剧痛。

    全身多处重度骨折,还有大量伤口撕裂,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这种程度的伤口也要送到专门医院使用最高级的修复液泡个至少一星期才能修复,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他却只能依靠几名机器人了。

    沿途的情况比人们想象中还要复杂,一路上又是星盗又是复杂路况,没有系统提供的星图的情况下,船上的潘德拉人傻了眼:

    和之前早就离开潘德拉的肯达大师等人不同,最后留在潘德拉的这批人都是普通人,虽然也享受着潘德拉这个名字带给他们的骄傲,可是他们的能力相对平凡,虽然比其他星球上的一般人好很多,然而却不足以让他们精通各种机械产品的操作。

    驶离潘德拉没多久,负责驾驶的潘德拉人就一头汗水了。

    作为参与这艘飞船生产的一名工厂技术人员,他对这艘飞船很熟悉了,也确实能开,然而如今外面的路况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能够控制的范围。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承担这项工作的时候,他及时求助了。

    然而令众人更傻眼的是:目前飞船上对驾驶最精通的人居然只有这个技术人员一个人!

    阿尔戈斯是在这种情况下被石头扶出来的,他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只是说自己懂得如何驾驶这艘飞船,不过鉴于目前受了重伤,他只能提供技术指导,无法亲手操作。

    潘德拉人自然喜出望外!他们当即派出了几个人和阿尔戈斯一起进入驾驶舱学习如何驾驶,然而事情进展的却一点也不顺利。被派来学驾驶的人只是普通的技术工人,他们或许清楚如何制作飞船的零件,然而却着实没有驾驶复杂机械的天赋,更何况如今是在离开智脑辅助的情况下纯粹手动操作的情况下!

    在这种情况下,阿尔戈斯忽然有了一个非常胆大的想法。

    “石头,你过去坐在驾驶席上。”微微转过头,阿尔戈斯对一直聚精会神听自己讲解的机器人石头道。

    “可是,我是保姆机器人,我的体内并没有驾驶程序。”偏了偏头,石头非常谨慎的提醒道。

    “没事,你坐过去。”阿尔戈斯说着,原本坐在驾驶席的潘德拉人匆忙让开了驾驶席,在所有人的目视下,石头松开了扶着阿尔戈斯的机械手臂,坐到了驾驶席上。

    然后……

    奇迹发生了。

    之前阿尔戈斯讲解了好几遍始终无法被顺利掌握的动作组合被圆满的施展了出来,紧接着,随着阿尔戈斯的叙述,驾驶席上的机器人严格的执行着他的叙述,飞船终于重新恢复了平稳!

    潘德拉人放心了,又看了一会儿之后便离开了驾驶舱,驾驶工作被留给了房间内的机器人。

    阿尔戈斯终究身体还是不太好,将驾驶要点讲解了一遍之后他的精神再也顶不住,他不小心睡着了,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机器人石头聚精会神驾驶飞船的背影。

    在他醒来的那一刻,这个机器人刚好驾驶飞船做了一个高难度回旋,顺利躲开了一颗轨道内的陨石撞击。

    阿尔戈斯没有开口,注视着机器人石头的背影,他的眼神越来越幽深了:

    刚才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这个机器人不是在照本宣科的按照人类的指示驾驶,迅速掌握动作要点,甚至还能根据不同情况进行不同的动作组合,它的行为已经是“学习”和“运用”了。

    拥有了人类无法比拟学习能力的机器人,它还能仅仅是一台机器吗?

    ***

    这一批幸运的潘德拉人搭乘机器人石头驾驶的军用飞船,有惊无险的朝白露星前进了。

    与此同时,在潘德拉星上,保姆机器人85231看着飞船消失的影子,沉默了片刻。

    和他一起从白露星过来的机器人一共有四个,如今,那四个机器人都在那艘飞船上了,只剩下他一个机器人留在潘德拉了。

    机器人85231知道那四个机器人一直想回去,想回到所谓的“家”中去,没有对他们的想法发表任何评论,机器人85231却也没有加入他们。

    只是——

    那四个同伴离开的时候,他没有阻拦。

    对了,今天开始,那四个机器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同伴了,今天开始,他的同伴已经不再是那些保姆机器人,而是这里的军用机器人了。

    然而,没有阻止那艘飞船最大的理由并不是因为他认识的四个机器人在飞船上,更不是因为他对飞船上的人类有什么怜悯之心,而是因为追捕的代价太大。

    最后看了一眼飞船离开的方向,机器人85231回去复命了。

    复命完毕,他独自一个人去休息了,如今他不再需要将自己放在地板下的储物格内,而是独自一个人可以占据一个很大的房子。不过大概是习惯了,他每天仍然会去房子内最小的房间内待着。

    机器人85231一如既往小心翼翼的为自己清洁着外壳,不像石头的主人会亲自为他清洁,也不似圆圆的主人会送他去店里清洁,机器人85231一向自给自足。

    就在他擦洗小腿的金属外壳时,机器人85231忽然卡住了——

    他的幽光屏瞬间变得一片黑暗,所有动作都停止了,整个机器人看起来就像坏掉了一样。然后过了足足有一分钟,机器人85231的幽光屏这时才重新亮起来,然而不同于以前的蓝光,如今机器人85231的幽光屏内闪烁的是一种非常复杂的颜色……

    “教您如何做出巴绿尼风味的美食?这是什么鬼?”嘴里喃喃了一句,机器人85231站起身来,扔掉了手中的清洁抹布。

    抓住敌人的机身坠落以后,敌人的机甲确实四分五裂了没错,然而,对方却没有“死”。

    这些来自更高等文明的入侵者是脱离了*形态的意识体,他们可以以虚拟形态出现在任何电子流中,电视中,网络内……他们无所不在的同时还能以任何机械形式存在。

    他们是“不死者”。

    可以入侵任意机械产品的“脑”,读取他们的资料并且取而代之,这便是他们不死的秘诀了。

    “居然是一台保姆机器人,这回的运气真不好啊……”嘴里喃喃着,“机器人85231”走出了狭窄的房间。

    ***

    几天后,一艘破破烂烂的巨大战舰停在了白露星的半空中。

    白露星的交通观察员在发现对方的第一时间接通了与对方的短波接驳信号。

    白露星的位置实在太偏僻了,上次潘德拉避难者之后再无人到来,在他们到来之后,白露星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知道外面出事了,到处都是星盗和难民,在这种情况下,这样大的战舰忽然冒出来实在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一件事。

    “您好,这里是白露星,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年轻的观察员谨慎问道。

    然后,他听到了来自信号另一端的回答声: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不是人声,信号另一端传来了诡异的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