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来自于七级文明的尤阿比思人。今天,你们很荣幸见到我们,因为我们为你们带来了进化的希望。”上百艘造型前所未见的战艇将帝都伊法迪亚包围之时,一张陌生男性的脸忽然代替政务院的中央智脑“华沙”的虚拟面孔出现在屏幕中央,并使用华沙的声音对星球上所有接通华沙的人说了上述一段话。

    “很高兴见到你,纳什基尔先生。”紧接着,他居然变成立体图像从屏幕中走了出来,轻轻一跃,站在了正在主持政务院常务会议的纳什基尔身前。

    “请回避。”护卫者首领当即就从暗处一跃而出。

    入侵者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继续往前走。

    十二名护卫同时拦了上去,然而连对方的一片衣角也没碰到,对方只是一段虚拟投像而已。

    “华沙”轻轻的跳上了会议桌,然后一步一步向长型会议桌终点的纳什基尔走去。

    “请尽快安排好政权交接仪式。”他的声音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冰冷的,而又低沉:“从你们。”

    他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纳什基尔,然后手指向内,点了点他自己的胸膛:“到我们。”

    纳什基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用更加冰冷的声音对他道:“做梦。”

    居高临下俯视着金发的男人,入侵者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然后身子向后一仰,他那虚拟的立体身躯便从下到上逐层消失在空气中了。

    当“华沙”消失到只剩胸口以上的位置时,办公室的众人却听到属于智脑华沙的机械音再次响起了:

    “严重警报!不明外敌入侵!对方擅自修改了一千八百三十一条重要程序,并试图窃取系统内情报,系统华沙即将开启自毁系统。”

    华沙面无表情的说着,与此同时,他的影像已经消失的只剩脖颈以上部分了。

    “倒数5……4……3……2……”来不及说出最后一个数字,华沙已经完全消失了。

    “不好!”忽然意识到什么,现场不少官员当即试图使用自己的智脑连线华沙,然而果然——

    “华沙不见了!”当即就有人大声吼了出来!

    “不!我的智脑也消失了!在接线华沙的瞬间消失了!天啊!我的资料全没了——”

    会议室立刻变得乱哄哄,直到纳什基尔身旁的副官重重拍击了一下桌子。

    “肃静。”

    会议室立刻安静到一根针掉落都清晰可闻的地步。

    当然,官员们畏惧的不是拍桌子的副官,而是他身边一直默默无语的纳什基尔。

    “立刻通知全部部门,所有系统智脑全部停用。”

    “这、这要我们怎么办公?”财政部部长立刻跳了起来。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眼睛里平静无波,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帝国支付薪水的是你们,而不是智脑。”

    斜了一眼会议室的所有人,他率先从会议室撤退了。

    接下来三分钟内,所有相关人员都收到了相关通知,军部也收到了通知,是由纳什基尔的秘书通报的,在智脑与人类的关系已经密不可分的当下这条消息毫无疑问听起来简直像是疯了,然而,出人预料的是罗斯赛元帅立刻通过了这条通知。

    军部的执行效率非常迅速,包括远在脱脱兰海达的远征军都收到了这条指令,奥利维亚自然也不例外。接到通知的时候,他恰好刚刚离开脱脱兰海达前往军部总部述职。将通知下发出去之后,他做得第一件事就是通知穆根,只说了一句话通讯就被断掉,看到信号全无的通讯器,奥利维亚这才意识到那条命令代表了什么!

    他们再次与帝国失联了。

    “切!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扔掉手里的通讯器,奥利维亚的撇了撇嘴。

    当时和他一起从脱脱兰海达回来的士兵如今除了年纪最小的几个,其余人都在他的舰队里,这帮家伙更蛋定(实际上这帮家伙至今也没习惯如何用智能囧nz)。他们有条不紊的轻点了库存,觉得挺不错的,然后各自向下分配了任务,再然后……就继续前进了。

    而与此同时,机械化程度最高的潘德拉却是彻底陷入了恐慌。

    第一个杀死人类的机器人刚刚出现,很快就由于的约束自毁了,然而在它毁灭之后,就在工厂庆幸之余决定立刻销毁剩余的“危险品”之时,那些机器人却对人类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次,“条例”竟然失去了作用,机器人们成功的在杀死工厂内所有执行销毁任务的人类之后,它们将流水线上上万台崭新的机器人全部启动了——

    然后,潘德拉就彻底从天堂变成了地狱。

    帝国在潘德拉的军队驻扎人数并不多,全帝国最先进的武器都在这里,潘德拉固若金汤——这是潘德拉人以前一贯的想法,然而在机器人暴动以后,他们惊恐的发现失去了对武器的管控力以后,保护者立刻摇身一变成为了毁灭者。曾经他们感觉有多安全,如今就有多可怕!

    “还是联系不上伊法迪亚吗?”塔塔林惊慌不已的看着拿着通讯器的普林斯特,同样的问题他已经问了好几遍。

    “你确实更改好设定了?我怎么感觉用起来和以前一样啊!”普林斯特也是十分着急上火。

    “我确定已经改好了,之前我一直用这种方法成功的在帝国之星电视台追剧呢!”

    “靠!这种好事怎么不共享啊!”普林斯特破口骂了一句。

    两个人面面相觑。

    还记得这两个人吗?政务院的塔塔林以及军部的普林斯特。

    塔塔林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从未离开过潘德拉一步,而普林斯特则是军部派来驻扎此地的军官,两个人都是基层公职人员,有点小权利又不很大,彼此的工作又多和当地的机械制造业打交道,一来二去关系就比一般人熟悉,而普林斯特本来在穆根离开后就任满离开,然而最近因为一项送修任务,他又得到了重返潘德拉的机会。

    然后,他就碰上机器人暴动了。

    暴动途中他遇到了正在逃命的塔塔林,就顺手把他拎上了,和大批驾驶飞船逃亡的潘德拉人一起,他们冲出了潘德拉!

    他们想要向帝都求救,然而立刻遇上了大难题。

    前面不止一次提到过潘德拉的戒备森严程度,外人只知道前往潘德拉特别难,殊不知离开潘德拉其实也非常困难。潘德拉的通讯权限是有严格限制的,普通人根本无法接受潘德拉所在星系以外的讯号,也收不到帝国的大部分电视台。每天电视里看得都是各种前沿研究成果,不少和塔塔林一样的年轻人都曾经试图“翻墙”,借用隔壁星系的平台来收看帝国多样化的节目,塔塔林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是极少数成功了的人之一。

    机器人并没有追杀他们,而是放任他们离去,然而很快塔塔林就发现有更严峻的问题等着他们!

    他们与太空港航线管理局的智脑失去联系了!

    这是非常可怕的事:众所周知,星际航行变数非常大,所有飞船在出发之际都需要接驳太空港航线管理局的智脑以确认可用航线,他们会得到属于自己的航线图,以及出发时间,以免与行驶在同一航线的人发生撞击又或者撞到脱离轨道的陨石什么的。宇宙太大了,航行也更加复杂,帝*部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定期清理航线来着。

    说了这么多,大家应该可以理解帝国人在失去智脑以后的恐慌了。

    好在这群流民不是普通的流民,他们是智商高技术强的流民,潘德拉随便拉出来个成年人都是博导毕业级别,没了智脑就用人脑,潘德拉难民君战战兢兢冲出了老家,然后……傻眼了。

    “你们外面的人懂不懂交规啊!”

    一出来就目睹了好几场飞船事故,塔塔林目瞪口呆,他觉得外面的世界实在太可怕了。

    “难怪电视剧里净出现飞船事故之后与爱人分离的桥段,原来……外面的人生活就是这样啊!”塔塔林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一定是出事了!”普林斯特的脸色却更不好了。拿起通讯器,示意塔塔林看上面的空空如也的信号格。

    塔塔林怔了怔,随即脸色变得也十分不好了。

    在潘德拉的话,他们好歹还有足够的经验推测航线,然而到了外面的星系,这些高智商流民能发挥的作用就小多了,他们的推测也更加不准确起来。

    无法联系到任何人,也没有航线图,供给眼瞅着也成了问题……潘德拉的难民们陷入了绝境。

    塔塔林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了穆根留给他的联系方式。

    不是区区一个通讯码加坐标形式的联络方式,穆根留下的信息非常有诚意。他甚至标注了一路经行的行星与轨道名!

    这,简直是一份简易的航线图了!

    眼前一亮,塔塔林与普林斯特对视一眼,终于下决定:他们要去穆根的老家,拜访老朋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