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勤军备管理学非常考验学员的综合分析能力,他们得到的永远只有数据,迅速分解这些数据,然后迅速分析使用者,分析敌人,将所有条件综合起来,然后得出一套性价比最高的方案。

    奥拉夫用了整整两天时间带领其他同学一起分析到手的全部数据,用了四天架构好一个模型,二十八个人用了两天将各项数据全部输入模型,一共得到了十套可行方案,在最后两天内,他们针对每一套方案进行了人工推演,最后选中了第五套作为最终方案。

    奥拉夫对这套方案非常有自信,这一次,他在设计模型的时候可是将士兵们的参数都考虑在内了,甚至还根据他们的能力为他们配备了专用的武器。不会有另外一家学院比自己考虑的更多!这是技术问题,其他的一年级生根本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如此巨大的模型建构!

    比赛的最后一天,他自信满满的在规定时间内上交了自己的方案。然后便开始期待的等待结果公布。

    然而,他得到的却是自己方案失败的最终结果!

    “什么——”奥拉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止他,其他五所学院也同时看到了成绩公布栏。

    没有成绩排名,六所军事学院的比赛成绩统统是“失败”两个字,只有帝国综合学院的名字后面挂着鲜红的“成功”字样!

    早在题目公布的瞬间,罗思塞元帅当时就扭头看向康顿大将了。

    “康顿将军,你是故意的吗?出了这道题目给孩子们,他们根本不可能成功吧?”

    一颗全新的星球,敌人是星球上一种可怕的原住民——危险系数四级的一种凶兽,为了探索这颗星球,帝国将派遣一整支军团,由一名中将率领,在十日后前来驻扎。

    后勤军备协调官带领他的小分队先行一步,为驻军提前安排好一切事宜,确保军团未来一年内在此驻扎的全部军事活动需求。

    这不是一道虚拟的题目,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那颗星球是存在的,那种四级凶兽是存在的,那名中将也是真实存在的,他是康顿大将重视耿耿的属下,康顿对他寄予厚望,将他视作自己的接班人,然而——

    那个看似简单的任务却失败了。

    在抵达那颗星球三个月后,星球上传来了求救信号,等到康顿大将派人赶到的时候,整个军团只被救回来五分之一,其他人、包括那名中将以及那次任务的后勤军备协调官在内的士官全部罹难。

    他们甚至不是战死的,而是非常窝囊的死于某元素摄入过多症。

    于是负责那次任务后勤军备筹备的协调官在考察过之后,留出了相当一部分预算用于营养剂采购,这个很寻常的安排最后成了本次任务失败的主要原因,甚至可以说是唯一原因。

    唯一可以稀释过多元素摄入的解药就是那颗星球上的凶兽,只要定期摄入那种凶兽的肉便可以保持人体的正常代谢,偏偏由于那名后勤军备协调官准备了足够的营养剂,食物充足的情况下,官兵们无意去捕捉陌生星球上唯一的生物为食,这个举动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三个月后大面积的病发!

    最可悲的是他们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死的。

    现代的后勤军备协调官越来越注重军备两个字而忽略了后勤两个字,没有办法,这是学院教育侧重点不同导致的,这种教育方针下培养出来的后勤军备协调官只能如此。

    “无妨,没有人胜出也无所谓,我只是想想看看这些孩子们,这些一年级的孩子们,再没有完全思维定式的情况下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而已,即使失败了,也能通过这次失败的教训在今后的学习中更加注意以往被忽视的东西。”康顿大将只是笑了。

    不过这些孩子实在太优秀了,刚入学没多久,刚刚接触这些学科没多久,居然已经完全被影响了。

    交上来的各种方案或者注重防御,或者注重攻击,从战术方向考虑,其实每一个方案都有亮点,特别是帝**事学院的,然而考虑到那颗星球的特殊情况,他们的方案最终都会失败。

    失败的时间完全一致,都是三个月后。那场疾病大面积爆发的时候,任务注定失败。

    帝国综合学院的方案是最后一个呈交在裁判和军部高官面前的。

    注意到花在军备上预算的时候,当时就有不少人算了一下:太多了,这个预算太多了,是七所学院里最高的,军备上花销的提高必然意味着其他预算被削减,然而等他们看到被削减的预算是哪一项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购买了基础数量的营养剂,帝国综合学院提交上来的方案里大幅度削减了营养剂的开销,代替营养剂的是:他们提交了一份食谱,一份如何烹调那种四级凶兽的食谱。

    食材基本上取材于当地,伙食开销大幅度被削减,更多的预算全部加到了军备开支上。

    和军部高官们没有在同一频道,裁判们在收到这份方案的同时,将这份方案的各项数据输入了事先做好的大模型中,就和之前六个方案一样,经过一段时间的推演,智脑公布了方案的推演结果。

    “方案通过。”终于,在连续否认了六个方案之中,智脑终于宣布了一个方案的成立。

    “根据本次方案,探索任务将在六个月零三十六天后完成,帝国将得到一种新型畜牧生物。”

    智脑的声音冷冰冰的,然而公布的结果却是让人一想就觉得鼓舞的画面。

    听到这个结果,康顿大将愣了愣,

    “这个方案是谁做的?真是天才!”

    副官立刻调出了穆根的资料,看到穆根名字后面“帝国综合学院本届联赛总指挥官”的头衔时,胡子一翘,康顿又愣了愣:和其他学院的总指挥官比起来,帝综的这个指挥官怎么存在感这么低?总觉得还是第一次注意到……等等,这种形容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他再次开口吩咐自己的副官:

    “把那份方案后面的设计理由翻出来。”每一个方案后面都必须附上协调官的设计理由,康顿大将现在说要看的就是这个东西。

    “是。”他的副官立刻将屏幕上的方案翻到了最后一页。

    “战舰指挥系的布莱德同学说,如果想要达到打击目的,花在人员武装上的预算必须要达到那个数目;

    机甲系多姆拉同学说,为了有效保护基地,花在基地防御的预算也必须达到指定数目;

    生物繁育系的阿比同学说,一颗星球上只剩下一种生物,非常奇怪;

    医学系的肖恩同学说,这种情况下,必须考虑食用当地唯一健康生活的生物;

    音乐系的克里同学说,他吃过那种凶兽,很好吃;

    综合大家的意见,这个方案是我最后唯一能够得出的方案。”

    非常不专业的设计理由,然而却说明了很多问题:

    帝国综合学院的后勤军备协调官充分放权到了每名选手上,相信他们的能力,由他们做出自己指定部分的方案,最终由他协调整体方案;

    协调官带来的队员并非是本专业的学生,而是来自各个专业领域的“专家”;

    康顿大将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帝国综合学院是没有后勤军备管理学这个专业的,虽然进行了这个项目的训练,可是我们的学生在这方面并不是强项,为此,总协调官选择了从相关专业各派出一名选手,一同参加比赛。”奥德院长适时的再次开口了。

    一群非专业的杂牌军,最后却打败了“专家”吗?

    “经过这段时间的军训,他们非常信任彼此,也非常了解彼此。”奥德院长继续道。

    “原来如此。”康顿大将点了点头:“弗拉费塔尔把他们教的不错。”

    奥德于是再也没有开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

    奥利维亚的目的也达到了。

    “比精打细算,这里没人会是穆根的对手啊!”对于这个比赛结果,奥利维亚毫不意外。

    奥拉夫输了,他带队的帝**事学院的队伍输了,输给帝国综合学院了,这样一来,他就再也没有资本在自己面前叫嚣了。

    而且——

    “阿尔法大伯绝不会允许一个这么不会过日子的男人和穆根在一起的。”

    奥利维亚阴险的笑了。

    一箭双雕,他的另一个目的也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