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朵来女士愣住了。

    片刻之后,她缓慢的抬起了胳膊,把朵朵的大头接住了。

    布满皱纹和老年斑的手掌轻轻抚摸上朵朵金属制的头颅,她摸得是那样仔细,就连最细微的划痕都无法逃过她手掌的感知。

    在这个过程中,穆根把他们发现白云朵朵号的经过一一对朵来女士说了。

    黑暗的边缘星系中,那艘孤单的、伤痕累累的、注定不为人所发现的白云朵朵号,他是多么想要回家去。

    将自己所见所知的一切都说了出来,穆根小心翼翼的去看朵来女士的反应了。他以为她会哭,可是她没有。她只是细细的端量着朵朵的头颅,无比认真。

    穆根以为朵来女士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朵朵身上,不会发现自己的视线的,没想到他想错了。

    “我已经不会流泪了。”完全洞悉穆根现在心中所想的事情,朵来女士对他说道。

    “我的眼睛三百年前就瞎了,什么也看不到了。”

    “现在这双眼睛是机械眼,虽然一样可以视物,可是再也无法流泪了。”

    朵来女士抬起头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末了还调皮的眨了眨右眼。

    看到她这样,穆根心里没来由的微微刺痛了一下,敏感入微的朵来女士立刻察觉了他的心情,她摇了摇头:

    “人的身体就和机械一样,用的久了,早晚要出问题的。我只是换了个新零件而已。”

    最早衰竭的是心脏,被医生宣告不治之后,她毅然决然决定更换机械心脏;接下来老化的就是血管,细细的、属于人类的血管再也负荷不了多余的支架之后,她又将血管全部换成了机械代用品;接下来是胃,然后就到了眼睛……

    唯一死也不肯更换的只有外表以及脑。

    脸是朵朵从小看到老的那张,而脑中则充满了珍贵的回忆。

    无论如何,她想要活下去,想要活下去等待那个孩子回来。

    即使成了海盗船,可是那个孩子名义上的主人仍然是自己,只要自己不死,他就不是无主的飞船,就算被发现了,也不会被当做没有主人的飞船处理掉。

    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死。

    哪怕活着对她来说已经成了非常痛苦的事,也绝对不能死。

    可是,还是很难过吧?不能哭泣,所以才有了那么多悲伤的机器人娃娃替她哭泣。

    目光直直注视着朵来女士,穆根想的出神,完全忘了掩饰自己的视线。

    静静凝视着想的出神的穆根以及奥利维亚,朵来女士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一种只属于母亲的感激,对着穆根和奥利维亚温和的笑了。

    “你们都是好孩子。”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把这个孩子带回来了——”

    她轻轻的拥抱了穆根和奥利维亚一下。她的身上有微微的机油味道,身体有些钢铁的僵硬,可是手掌柔软,仍然是人类才有的温暖。

    ***

    找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白云朵朵号,朵来女士早就迫不及待想要去见他了。不过昨天夜里雪实在太大了,积雪又厚,此外,吉米也建议朵来小姐在见朵朵之前继续敷个面膜进行一下除皱处理,于是他们耐心的等到了天明。

    太阳出来没多久,穆根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簌簌的声响,好奇的推开门一看:竟是机器人娃娃们在扫雪!

    “这些机器人娃娃还能铲雪?真是太厉害了!”穆根兴奋的转过头来,双手撑在窗户两侧,他急忙招呼奥利维亚过来看了。

    “当然,我制造的机器人嘛!怎么可能只有脸能看?”面对自己专精的领域,朵来女士充满了自信。

    听着她的话,奥利维亚默默的将视线对上了外面机器人娃娃惨不忍睹的脸:他倒是觉得这些机器人只有脸不能看呢……

    一边说着,他们已经走到小酒馆外面了。走到外面看更壮观,每条街上都有机器人在扫雪,除去长歪了的五官,这些机器人的扫雪动作真是非常灵巧的,远远看去就像真的人一样。

    “这些孩子是使用光能充电的,每个人脚下都有一个充能口,这个借口通过特殊管道和建筑物外部的光能收集器相连。这几天天气不太好,一直没有光,所以他们才会能源不够,否则你们看到的应该是走来走去的机器人。”朵来女士一边走一边介绍着,由于她和吉米都要借助拐杖才能走路,所以他们走的并不快。这样一来,也就方便了朵来女士沿途为他们导游了。

    “拐角那家店是老肯尼的店,朵朵身上的螺丝都是他店里买的。”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不会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个地方:“现在他家店门口扫雪的就是老肯尼了。”

    “啊?”穆根愣了愣。

    “我照着老肯尼的样子做了个机器人,放到他店里了。”朵来女士立刻给他解释了。

    “那边坐在旁边看其他人扫雪的是书店老板庄瑟,他的店虽然小,可是想看什么书都可以给你搞到。”

    “戴帽子的人是东区的巡警,是个好心的小伙子,我走在路上摔断了腿,是他把我背到医院的。后来我把邻居芬妮介绍给他了,两个人生了三个孩子,都是儿子。”

    ……

    朵来女士的声音一直没有停,她为穆根和奥利维亚介绍着见到的每一个机器人,在她嘴里,这些机器人仿佛就是一个个活人,有着活人的秉性与特质,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故事。

    “老肯尼他们现在在哪里呢?”奥利维亚多嘴问了一个问题,然后朵来女士的介绍就戛然而止了。

    “……”脚步顿了顿,她很快又重新开口了:“他们都死了。”

    “我活的太久了,他们都不在了。”

    “年纪越大越是念旧,有一天,忽然变得很想他们,于是就开始做了这些娃娃。”

    “不过记性也终究越来越差了,真正开始做娃娃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想不起他们的长相了,只能做成了现在这样。”

    原来,这才是这些机器人娃娃的秘密吗?

    一时间,大家都不吭声了,除了咔嚓咔嚓的踩雪声,周围再没有其他声响了。

    许久以后,还是吉米率先打破了这种伤感的气氛:

    “等到我死了,朵来小姐你也给我做一个机器人吧?要系着黄色领带的。”

    “你还年轻呢,别想死后的事情。”

    “提前和你说好总是不错的。”吉米笑了:“别把我放在祖父老肯尼旁边,我不肯继承家业,早就和他老人家闹翻了。”

    “就把我放在通往小酒馆的路上好了,反正每个月我都会从那条路上过来找您。”

    接下来,两个老人家就针对机器人娃娃的服装问题进行了非常系统的讨论,想着以后某天可能会出现的吉米机器人,奥利维亚这次感觉的不再是害怕了。

    心里怪怪的。

    我不想听他们说这些——他心道。

    ***

    穆根的心里惴惴的,一路上,他从朵来女士的言谈中已经越来越清楚白云朵朵号对她的重要性了。

    就是因为清楚,所以才会不安。

    之前交给朵来女士的机械头颅保存的状况还算好的,可是白云朵朵号的船身状况真的非常差。破破烂烂,遍布着伤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起来都是一艘可以被丢弃的废弃飞船了。

    这样的白云朵朵号被朵来女士看到的话——

    穆根在心里想象了好几种他们相见时候的场景,然而,没有一种被他猜对。

    破破烂烂快要报废的白云朵朵号终究还是出现在他的制造者面前了。

    看到白云朵朵号的瞬间,朵来女士的脸一瞬间是面无表情的。

    朵来女士拄着拐杖熟练的找到了隐藏登船口,,她冲穆根和奥利维亚招了招手,在他们的帮助下,她吃力的爬进上船了。

    即使过了几百年,她对这艘自己一手打造的飞船始终是那么熟悉,主控室里,她给两个少年讲解着白云朵朵号的维修方法,之前穆根和奥利维亚谁也没法修好的故障在她手里轻而易举的被克服了。

    朵来女士把朵朵的头颅重新安在了它原本应该被安置的位置上,然后按下了启动源。

    朵朵的幽光屏终于再次亮起来了。

    这回,他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主人了。

    “您好,我回来了。”他最终这样说道。

    会挨骂——这个瞬间,穆根和奥利维亚不约而同这样想了,不止他们,估计朵朵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他们又猜错了。

    “嗯,回来就好。”没有泪水,没有责骂,朵来女士的表情非常平静。

    “这次离开家有收获吗?”没有询问他变成这样的原因,朵来女士提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有的,很多。”朵朵老实回答了。

    “以后还想出去吗?”

    “……想。”朵朵还是老实回答了。

    于是朵来女士又问了:

    “接下来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朵朵这次没有发声,取而代之的,他在显示屏上悄悄的输入了一个字。

    “哟?还有新的理想吗?这很好,告诉我,你的新理想是什么?”朵来女士始终笑吟吟,察觉到她的笑容是真心的笑容,朵朵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新愿望:

    “参军!接下来,我想要成为军队的战船,把当年抛弃我的海盗统统抓回来!”

    “很好,那就去做吧。”

    于是,朵来女士对他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